Brand
載入中...

我翻了 教育 的牆

何凱成

球學 執行長

我叫何凱成,在台灣長大,我一直不是一個表現太好的學生,但我喜歡運動。在我十二歲的時候,我爸爸因為肝癌過世。不久後,我媽媽因為精神分裂症而住進醫院。當時,我姊姊與我就要被送去孤兒院。

很幸運地,我住在喬治亞州奧古斯塔的姑姑與姑丈決定收養我們,並為我們開啟他們家與美國生活的大門。2000 年,我十三歲,我在一個英文字都不懂,什麼人都不認識,也不知道如何打美式足球的情況下來到美國。透過運動,我學會英文,交到朋友,而且在美式足球隊擔任跑鋒。這項運動最後給了我在哈佛大學打美式足球的機會。我在哈佛是一位生涯跑陣碼數達到 1731 英碼並有十二次觸地得分的跑衛。運動教會我許多人生課題並為我開啟新世界。

在世界的兩端成長與經歷,我體會到這趟旅程不單只是由神而來的珍貴禮物,同時也是一個改變亞洲教育的呼召與使命:讓運動成為教育的一環。

【 說好的五育,為什麼體育總是缺席? 】

為什麼教育過程中,運動總是缺席?從小成績單上就有德智體群美,但為什麼體育課總淪落成「自由打球」、拿去考試的課堂?每每有國際賽事,臺灣也因沒錢出國比賽、體協問題總是不缺席。

臺灣的運動教育究竟遇到什麼困境?

我們期望「讓運動成為教育的一環」,我們深信運動是幫助年輕世代形塑堅定價值觀與領袖特質的催化劑,而這正是我們想使運動成為教育根本的原因,進而改變亞洲文化裡認定運動與教育需要分開的態度。

【 快問快答 】

第一次翻牆是什麼時候?什麼樣的情境下?

對我來說,每一次的翻牆都希望讓「運動成為教育的一環」,而背後的動機都是來自於每一段人生中的體會與領悟,包含我在 NFL China 工作時,某次出地鐵時,我曾親眼目睹一位大陸金牌體操選手,在路邊變賣金牌乞討才能過生活,當時的畫面震撼我的心,以及我自己的成長故事,那本身就是一種最佳的翻牆展現。

如果把「知識」比喻成動物、植物、事物...等,你會把「知識」比喻成什麼?

我們認為知識就像是一種學習如何學習的態度,真正的知識不應該只侷限於書本與框架,而是要透過生活中的每一段經歷來成長,包含我從運動中建立自己的品格與自信,更從每次的機會中去培養自身的領導能力。因此,我相信唯有學會如何學習,知識才能源源不絕的豐富您我的人生。

影像紀錄
文字紀錄

說好的五育,為何體育總是缺席?

%e4%bd%95%e5%87%b1%e6%88%90-3
球學執行長何凱成不同於一般台灣學生的教育歷程啟發了他創業的目標。

文/陳冠霖|中山醫學大學學生,一個想要透過懷疑眼光在黑白分明的視野中尋找其他色彩的平凡學習者。

求學這兩個字大家都很熟悉,這是台灣大部分人無法避免的成長歷程。但你聽過『球學』這個運動轉播平台嗎又對它理解有多少球學的執行長何凱成於泛知識節的講座中分享了他創辦球學的心路歷程、他想要改變的現況、以及他對於體育的熱忱與理念。

球學是什麼?

「今天所要分享的事情,不要說是運動,我覺得其實是教育。」在講座一開始,何凱成直接詢問在場聽眾中有多少人參加過校隊,只有幾隻手寥寥升起;而當問到有多少人參加過補習班時,幾乎全場的人都同時舉手,這正好看出台灣目前教育與運動的現況。而後何凱成開始簡述球學的理念:他希望能夠解決全亞洲體育與教育分道的情況,並且讓運動真正成為教育的一環。

投入球學的心路歷程

何凱成自述從小時候開始功課就不好,但是喜歡打球運動。在12歲那年,父親因為肝癌過世,而母親則因精神疾病而住院,於是姑姑決定收養他,並在13歲那年(西元2000年)搬到美國鄉下居住。

初到美國時何凱成不會英文,但還是跟著同學一起打球並逐漸融入當地,也是在那時候,他接觸到了美式足球。從原先的覺得怪異到最後成為一生的熱愛,何凱成認真地訴說,他從球隊中學習到了許多珍貴的事情,例如團隊合作、友誼培養、溝通方式、問題解決方式等等……反觀台灣多數人認為的「教育就是為了考試」他覺得這是錯誤的觀念。「當你無法參與課外活動的時候,你很難去培養你的熱情與興趣。」他認為美式的教育鼓勵學生課外活動、注重多元發展,而台灣的學生大多面臨的是功課壓力與補習,兩邊的教育在此有了落差。

「我在美國發現,原來運動是可以升學的。」在 youtube 還沒存在,而多數教練也沒有自己的 E-mail 的情況下,何凱成聽取了一名記者的建議,將自已比賽的影片剪輯成 3-5 分鐘的短片然後連同成績單與信件寄給各大學的教練。結果哈佛大學的教練回信了,何凱成相信那是因為教練不單只看學業成績,而是看見了一個人如何透過運動管道,在陌生的環境中闖出自己的一片天地。他藉由運動培養自己的故事讓他取得了進入哈佛的機會,他認為這不單是成績的緣故,而是課堂外的亮眼表現成就了他。

何凱成因為覺得英文能力不夠理想,後來在東岸的私立高中多念了一年加強英文能力才進入哈佛大學就讀,在大學畢業後,何凱成開始思索該為什麼事情奮鬥。在北京工作時,他目睹了曾經的奧運金牌選手淪為乞丐流落街頭,不禁感嘆現行體制下對運動家的不公待遇,反思過去在美國求學的歷程,「運動改變了我,給了我機會,讓我看見了世界。這是亞洲學生需要的東西。」他想要讓更多人有機會與管道能發揮自己的才華,於是回到了亞洲開始宣傳理念並試圖建立好的體制。

如何靠球與學革新運動產業

何凱成緊接著講述了革新的理念,他想要建立一個新的觀念就是「球與學」。運動與教育是可以結合的,並且運動可以是一個升學的管道。雖然這不符合台灣現況對教育的期待,但他認為越不可能的事越應該嘗試。

在此時何凱成回到了一開始詢問補習人數的目的,他質疑如果學校能夠培養出優秀的人,那為什麼還需要去補習?台灣有 97% 的學生有補習,然而參加校隊的卻只有 3%。而在美國有 65% 的學生會參加校隊,而剩下的 35% 則是參與其他課外活動。根據 Forbes(富比士)CNN 做過的報導,調查為何 Fortune 500 CEO(未來 500 大CEO)能成功領導團隊達成目標並承擔面臨的壓力與難關,結果發現他們之中有 75% 的人在高中時代參與過校隊。何凱成更進一步引用了美國教育部長 Arne Duncan 所說的話:「塑造領袖的人才,在美國除了軍隊以外,就是校隊。」。

在推論運動的教育意義上,何凱成做了這樣的結論:「我們的教育能培養出會讀書的人,但在國際的競爭下,怎樣讓他們能夠影響這個社會,怎樣能具有領導人的素質,我覺得最重要的是運動。」

而對於如何達到球學所要達成的目標,何凱成認為應該透過科技與服務。他說:很多時候你要改變一個市場,不可能只是單純地做現有存在的東西。需要的是創新,成為不同的人。」他想利用科技的力量,建立一個網路平台,為那些熱愛運動的人提供服務,給予他們透過運動改變人生的機會。

何凱成舉了 FacebookAirbnbUberAlibaba 在網路平台上的成功為案例。他期許球學 Choxne 能夠達成這些先驅者所達成的成就。「我們希望把全部的 sports team 帶到網路上,看看會有怎樣的效應,可以創造出怎樣的商業模式。」透過將更多的運動者帶到網路平台上,何凱成希望這能促使台灣的體育萌生出新的火苗。

體育的展望

講座最後,何凱成說他認為台灣的人才其實很多,只是缺乏機會與觀念。他讓球學從台灣開始,是相信台灣所具有的優勢。

直到講座結束的午餐時間,何凱成仍認真地與留下來發問的聽講者探討如何推動體育的革新,共同思索著如何讓運動家在適合自己的場域發揮所長,足見台灣的體育與教育問題還是有許多人關心。

%e4%bd%95%e5%87%b1%e6%88%90-6

 

欲罷不能,想讀完
在翻牆與不翻之間請別猶豫錯過知識撞擊
感謝支持
線上購票完成,線上驗證後皆能兌換實體票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