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rand
載入中...

我翻了 未知 的牆

廖健行

植劇場 製作人

世新大學廣電系畢業,大四就翹了大部份的課入行實習拍片,曾擔任過場記、副導演、製片、製片統籌、製作人等職位。自詡為電視圈的資深長工,朋友圈封他是影視圈駕訓班班主任。近年相關作品包含《王子變青蛙》、《無敵珊寶妹》、《妹妹》、《滾石愛情故事》(製作人)及植劇場系列(製作人)。

【 多部單元劇該如何調度?以植劇場為例 】

1. 通常監製找製片人進來後,彼此如何分工?
2. 如何為每部戲尋找主創團隊?
3. 每個單元的拍攝順序有什麼考量?工作時程如何安排?
4. 每單元之間如何調度資源? 容易發生什麼樣的問題?

臉書
相關部落格
相關網站
泛答個人頁
影像紀錄
文字紀錄
  • 林詩茹/政大廣電系,從小是電視兒童,高中的時候則是憤青,現在是無所事事大三宅女,希望未來有機會能夠成為編劇,透過文字和故事傳遞溫度和能量到社會的各個角落。

近年來台劇大洗牌,開始出現全新的類型,大家所熟知的單元劇如《滾石愛情故事》與《植劇場系列》,其實製作人都是同一個人。他,是廖健行,投入電視圈已有多年,朋友甚至封他為影視駕訓班班主任,最近受王小棣老師邀請擔任《植劇場系列》製作人一職。在泛.知識節的講座上,他分享了許多在影視產業的經驗,以及植劇場為台劇所注入的新力量。

不同於台劇主流的「青春愛情偶像劇」,《植劇場》嘗試四種電視劇類型、並分成八個單元,從愛情成長、驚悚推理、靈異恐怖到原著改編,希望不再受限於收視率數字,也挑戰觀眾對於台劇類型的想像。台劇曾經有一段光輝歲月,但卻在近幾年來遭逢電視產業整體不景氣,製作方又不願意嘗試新的題材,再加上強大中國市場把人才吸走、幕後創作人才缺少,陷入困境。整體情勢看起來很絕望,但這也成為《植劇場》出現的契機。

《植劇場》不單單是在電視劇上的突破,也培養了新一代的演藝人員及幕後工作人員。廖健行說,一直以來他希望拍電視劇能對觀眾和社會有正面意義,也希望為台灣培植下一批新血。這樣的「使命感」讓他選擇加入植劇場,企圖對台劇市場造成翻轉,他相信這是留在台灣的影視工作者都樂見的一件重要的事。

談到拍電視劇,他有一套自己的理解方式。他形容「監製」就像想要開餐廳的老闆,設定好餐廳的類型、地理位置;而「製作人」就像餐廳的店經理,要協助監製老闆經營;至於「導演」就像主廚,將所有的配料炒成一道道美味的餐點。拍片前置期,一切要從概念開始,身為一個製作人,就像店經理需要營業登記、租房子、招募廚房工作團隊(導演組)、請來裝潢工人(美術組)、還要有內外場的連結(製片組、處理行政工作)。找好人以後,要安排動線、準備菜單內容。等到開拍時,如同開店,製作人要將材料送到廚房,由導演組調度這一切,各個分工的廚師最後交給主廚將誠品融合在一塊,最後端出來給觀眾享用。他形容地很生動,或許你會覺得有點好笑,但他說的真的沒錯。

從暑假開始至 2016 泛.知識節時,已經上映了三部單元劇(《戀愛沙塵暴》、《荼蘼》、《姜老師,你談過戀愛嗎》),但其實植劇場計畫已經進行了快兩年。廖健行算是比較晚加入團隊的成員,當時編劇、導演、劇本都已經有初步規劃。廖健行坦言,多單元的戲劇必須妥善安排工作流程以及導演,否則這些人可能早已各自有其他的邀約,要媒合導演及演員之間的檔期是相當困難的一件事。目前的單元劇當中,《荼蘼》的口碑和反應最好,又因為前製及後製期都較長、非第一個播出,有足夠時間能夠準備。廖健行說電視劇難操作的地方就在「時間短、又要品質好」,這也導致了預算與時間的雙重壓力。比起電影,電視劇的工作人員過得更辛苦。

植劇場推出八部單元劇,其中幾部有拍攝期重疊的狀況,而身為製作人的廖健行該如何調度呢?他表示,當三組戲同時在拍攝時,有幾部必須外包、分出去與其他單位合作。這些單位可能是小型的製作公司,但是要與植劇場有相同理念、品質相近,透過交錯製作來改善由於無法專注而降低品質的狀況。但外包容易遇到材料不同的問題,再加上可能會掌握不到製作環節等狀況,廖健行說只要經常檢查製作流程、及時發現並修正,還是能夠掌控戲劇的好品質。

當他被問到「製作人的一天」,廖健行笑著說:「手機不離身!」他的手機裡有多個通訊軟體,每個通訊軟體使用的劇組不一樣,他就會設定不同的通知鈴聲。如此一來在一早被鈴聲被吵醒時,他可以聽鈴聲來判斷哪些是重要工作需要立即接收,而哪些可能只是戲已經下檔的群組閒聊,知道自己還可不可以繼續賴床。對他來說,醒來的第一件事情,就是坐在床上回訊息。對他來說這個「一早」通常是清晨五、六點,主要是因為劇組為單機實景拍攝而非在棚內拍攝,要搶搶寶貴的日光時間,工作時間很早,廖健行形容這是種「折磨」,但為了及時了解狀況這是不得不面對的。而每一天出門不是去辦公室或電視台準備,就是在往拍攝現場的路上,又尤其多單元劇不同於單一劇,各個項目的細節不同但都得注意,例如收視率、OTT 的情況、各網路平台的反應,還要決定官方粉絲團的回應。廖健行自嘲:「我有點像媽媽」得準備好一切。

過去參與單一劇的製作,到現在投入在植劇場的多單元劇,工作的型態與方式不太相同,廖健行表示自己的心態已有逐漸開放。過去的他會希望全心聚焦在一部劇當中,時常盯著所有細節、專注在前製、應付各種拍攝狀況;不過現在所有事情交雜在一起,剛開始也曾因為無法參與全程,使得他心裡不踏實,慢慢的他也試著學習放手,交給信任的製片統籌、劇組的工作人員。他說這樣做某種層面也是對製片統籌以及其他工作角色的一種訓練,讓他們對一部戲有更大的責任感。

最後廖健行也不忘對大家喊話,如果要成為一個影視工作者,必須擁有很健康的身心條件,而且要有良好的生活習慣。他說因為工作中有九成的時間都在面臨挫折,又尤其這個行業的變動很快速。「計畫趕不上變化,變化趕不上導演的一句話。」他笑著說。

廖健行也分享到,影視工作者會將觀眾看完戲劇後給他們的一點點回饋,放大成生活中的全部,在他們面對挫折與各種無法想像的變化時,這些回饋會成為他們的力量,讓他們忘記不開心的事情,繼續面對下一個工作。廖健行笑得把眼睛瞇成一條線,他說:「最重要的是樂於分享,你看我現在焦頭爛額,還是來到這裡跟大家分享。」

欲罷不能,想讀完
在翻牆與不翻之間請別猶豫錯過知識撞擊
感謝支持
線上購票完成,線上驗證後皆能兌換實體票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