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rand
載入中...

我翻了 書包裡 的牆

李名紘

發條音樂節 創辦人

李名紘,發條音樂節創辦人,綽號叫鳥哥。

大學期間常被當,拿過兩張二一單,對於課業我並不拿手。而我的生活態度與知識則是透過行動去實踐,其中的回饋是讓我更認識自己。19 歲那年,我對於生活感到迷惘,期許要送給 20 歲的自己一份不一樣的感動,同時希望將這份感動分享給更多的人;當時桃園並沒有當地的音樂節,想看演出就必須跑到其他縣市。我是一個來到桃園念書的人,但對這塊土地擁有許多美好的回憶和人、事、物,因此想把音樂節氛圍與人情味帶到桃園和大家分享。

為了實踐這份期許,我思考音樂與我的關係,思考什麼是音樂節的軸心,過程中發現音樂是可以驅動人們內心的感動與行動,所以決定將主軸圍繞在「人」。另外,我也將自己在中壢生活的感受,轉化成音樂節每一年的主題,傳達給每一個觀眾。

過程中,我不因創立音樂節而認為自己屬於某一領域,我想把有趣的事物帶到我參與的每一件事上,因此將自己歸類為一個邊緣人,遊走在不同的領域中,希望能夠讓它們產生連結,並且讓所有事情都變得有趣。

【 音樂節不只是音樂節 】

近年音樂節越來越多,不同的音樂節有不同的個性,但除了推廣音樂,「他/她/它」還可以做些什麼?怎麼樣讓不同的人都能夠在音樂節中找到他們的參與方式?

這一次我們來聊聊音樂節究竟還可以做些什麼有趣的事情,發條音樂節想透過音樂聯結人與人,人與地,我認為,音樂節也能夠是一種創作或是生命態度的詮釋。

相關部落格
相關網站
泛答個人頁
【 快問快答 】

第一次翻牆是什麼時候?什麼樣的情境下?

高中上學遲到的時候。

如果把「知識」比喻成動物、植物、事物...等,你會把「知識」比喻成什麼?

大便,它是有機的。

最喜歡的樂團是?

沒有。

影像紀錄
文字紀錄

文/史比野塔,自由文字工作者。此刻希望多一點勇氣及溫柔看待這個世界,然後讓更多的美好被看見。

近年台灣各地舉辦大大小小的音樂節或音樂祭,有些是民間自主發起,有些則是由縣市政府主導。然而如此氾濫的結果,除了導致免費入場大行其道,音樂節品質下降使得民眾觀感不佳,連帶引響一般Live house的營運。或許我們該回頭反思,音樂節的意義與價值究竟為何?除了音樂之外,與其他展演形式的差異為何?

李名紘是發條音樂節的創辦人。第一年舉辦音樂節的時候他19歲,當時對人生感到迷惘,開始有了這樣的念頭:想要找回曾經擁有但失去的感動,然後進一步分享給其他人。剛好那個時候桃園還沒有音樂現場,「只要你願意站出來,為地方創造,這裡就不再是個文化沙漠了。」李名紘說,很多年輕人在沒錢沒資源時會想著,那就等待機會出現吧!只是等到天荒地老,一直到出社會之後熱情就消失了。因此他認為有想法就不應該再等,桃園如果沒有人舉辦的話,那就自己站出來做!這便是發條音樂節的起點。

「開始前,先認識自己。想做什麼事?與自己的連結是什麼?」決定要辦發條音樂節以後,李名紘開始思考自己與音樂的連結。他認為,音樂可以開啟某些開關,進一步有創造的可能。因此就像發條與齒輪一般,「透過音樂作為媒介,轉動自身的本能,發現更多可能」。進一步,李名紘希望這是一個任何人都可以參與的音樂節。有些人會認為音樂節就是年輕人的活動,或是這是給聽音樂的人參加的,但他說這些答案都不對。「不分你我,大家在音樂之中都是一樣享受」,不管平常聽不聽音樂,都可以用自己的方式參與到音樂節之中。

到今年為止,發條音樂節已經辦了四年。每年的主題皆以人為本質出發,來自團隊當下生活在桃園的感受。第一年是轉動自我的發條,希望喚醒每個人對自我追尋的本能。也希望透過這次音樂節,「讓人動起來」。所以在line up上,團隊邀請相對動感的樂團演出。音樂節現場也發放了100個計步器,李名紘說,有趣的是,去拿計步器的人,都是平常不聽音樂的人。到了第二年,則是轉動關心周遭的發條。當時李名紘帶著團隊去環島,以公民肥皂箱的方式,邀請所到之處的民眾站上肥皂箱,透過大聲公分享自身所關心的事物。可以是對社會議題的觀點、對弱勢族群的關懷,甚或是對某人或自己的關心。最後將內容寫在小卡上,由團隊搜集起來,再傳遞到其他地方。

第三年回到音樂節與桃園的關係,李名紘說桃園是個灰色城市,沒有明確的地景或歷史,有的是多元族群,眷村、客家人、移工,然而卻不會把這群人當作文化,因此這一年邀請了來自不同族群的音樂人,讓參與的民眾看見更多樣貌。今年以交朋友為延伸,讓彼此互相交流。從自我的點,周遭拉出的線,一直到認識更多群體並與之互動,李名紘一步步實踐發條音樂節的藍圖。

踏出理想的第一步,要面對的還有現實的考驗。走過四個年頭的發條音樂節,又是從哪裡引入資源?團隊又從哪找起?李名紘說,自己沒有辦音樂節的經驗,一切從零開始。但不論如何千萬不要小看各種可能!當時除了上網google找資料外,就是請教前輩。在桃園有一家深夜唱片行,李名紘說一開始他不敢走進去,後來看到店門外的海報才鼓起勇氣。而在這家唱片行,李名紘了解到音樂節要做的內容是什麼,還有與在地連結的重要性。至於實質的經費來源,一直以來音樂節最大的贊助商是一家刺青店!回想起接觸的過程,李名紘說他邊拿著企劃書發抖,邊講著音樂節的理念。一直到現在問老闆,為什麼會願意幫助他,老闆說,因為他覺得李名紘夠堅持,也可能是很年輕看起來很傻。但一直到現在持續做這件事讓老闆很感動。

「如果想做些有趣的事情,就把朋友們都找來吧!」李名紘說,不用找離你很遠的人,把身邊的朋友拉進來一起做些有趣的事。團隊就從第一年只有八個人、30名志工,一直到第二、三年有外縣市的人加入,第四年工作人員已經增加到100名!而且進一步,能做到的會比想像中的多!影響的不只是身旁的人,還可能有居民、政府、地方派系。一開始自己及團隊對在地人來說是外來者,多少有排他性。所以在最初邀請樂團時,比較不會找重金屬類型的,希望能慢慢讓居民習慣。李名紘說,後來有位30歲住在演出地點附近的志工跟他說,一開始因為表演太吵想知道到底在做些什麼,最後反倒認同音樂節的理念,主動加入幫忙。而像申請政府的補助也逐年增加,因為剛開始不知道這個音樂節跟地方有什麼關聯,但實際作出成效後,也能得到他們的認可。

在發條音樂節的路上,李名紘獲得的不只是實戰經驗,更重要的是他讓自己與參與的人更加了解自己,讓更多聲音能被聽見。這是發條音樂節的價值,就像在每個深烙人們記憶裡的音樂節裡,也都擁有那無可取代的意義。

欲罷不能,想讀完
在翻牆與不翻之間請別猶豫錯過知識撞擊
感謝支持
線上購票完成,線上驗證後皆能兌換實體票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