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rand
載入中...

我翻了 官僚鐵籠 的牆

李天申

台大政治博士班的迷途小書僮

政府組織、文官制度的研究者,尤其是政府的法人機構,包括財團法人、行政法人。莫拉克風災後,開始關注災害管理的重要,曾從事災害知識科普化,也曾在公門修行。為求順利畢業,現在全心投入博士論文的研究當中。

小時候對數理很有興趣,但後來選了社會組,大學讀財政,研究所轉入公共行政的領域。以前的夢想是當體育記者,還有當棒球、籃球主播,跟現況差很大。喜歡老東西,也喜歡接收新資訊。興趣是談棒球、聽老歌、逛古蹟、吃小吃、看貓狗。勉強稱得上是專長的項目有兩個,其一是可以記住很久以前的瑣事,其二是跟素昧平生的陌生人也可以聊天聊得起勁!

對了,要澄清一件事!自從踏入公共行政領域後,常被問:「是不是準備當名嘴?那個議題能不能評論一下?」必須說的是,公共行政學跟醫學類似,概論底下還有細分很多專業領域,差別在於公共行政學醫治的是政府,醫學醫治的是人。復健科可以幫你治療拐傷的腳,但吃壞肚子還是要找內科,而不是找復健科。所以啊,請別誤會公共行政的研究者了(跪)!不過任何跟公共行政相關的議題,都非常歡迎來交流喔!

【 政府的科研法人怎麼了? 】

在很多人眼中,政府所屬的法人機構(如資策會、工研院等),是「政治酬庸」、「養肥貓」、「與民爭利」的同義詞。

這場講座,聚焦在科研性質的財團法人、行政法人,從社會科學角度來探討、分享對於以下議題的看法,包括:政府為什麼會需要成立科研法人?為什麼要「與民爭利」?外界對於這些單位的批評是開「地圖砲」嗎?而國家制度的設計到底該怎麼樣調整,才能讓這些組織更能發揮功能、達到設立的初衷?

臉書
相關部落格
相關網站
泛答個人頁
【 快問快答 】

第一次翻牆是什麼時候?什麼樣的情境下?

小學一年級吧!我是教室鑰匙的保管人,每天要負責幫大家開門,有天忘記帶鑰匙來,就只能翻進去了!

如果把「知識」比喻成動物、植物、事物...等,你會把「知識」比喻成什麼?

知識像空氣,到處都是……

所以說......那你怎麼看川普和希拉蕊?

我相信美國人會做出較有利於他們國家的選擇。

影像紀錄
文字紀錄
  • 文/Gilver,出身生科系、碩士畢業,常詫異於生物科學的各種WTF並以散播新知為樂。曾任泛科學實習編輯代號G,目前正徘徊於畢業與就業的陰陽魔界之中。

李天申就讀於台大政治所博士班,曾發表過多篇關於災害管理及準政府組織相關的著作,他的博士論文也以我國公設財團法人及行政法人為例,來探討準政府組織的課責。在泛.知識節本次的演講中,他將要和大家分享他的一些研究心得,以及當前政府的科研法人到底怎麼了?

什麼是科研法人?它們出了什麼問題?

科研法人就是政府從事科技研發的財團法人和行政法人,例如工研院(工業技術研究院)、資策會(財團法人資訊工業策進會)、國衛院(國家衛生研究院)······等等,都是台灣的科研法人。

政府的官僚體系就像是笨重的大象,非常不靈活。而公設財團法人則界在政府機關、民間機構之間,與部會保持著「一臂之距」,彈性的執行公共任務,屬於一種公私混和的私法人。理論上以規範的密度而言,民間機構的規範密度較低、政府機構的規範密度較高,而公設財團法人與行政法人正處在兩者之間。但實際上呢?

是斷了線的風箏、脫了韁的野馬、變了心的女友?還是綁手綁腳、解不開束縛呢?

是誰在監督公設財團法人?

公設財團法人受到立法院、行政院、監察院、考試院管理監督。

立法院,主要負責審查年度預算──本來是不用啦,但法人裡有太多肥貓躺著了(笑),就不得不管一下。但很多真正的肥貓其實不是科研法人的董事長、CEO 或研究人員,而是其他法人機構的「酬庸」。但是,科研法人主管的薪資的確挺高的,才會被立法院盯上。

行政院部會負責執行法人業務的實地查核,並做年度績效評鑑和計劃管考。不過,這個績效評鑑的 KPI(關鍵績效指標,Key Performance Indicators)該由誰來訂?怎麼訂?如果機關自己來訂,容易變成亂訂;如果讓法人來訂,達成率鐵定會很高。如果使用量化指標,容易淪為「數字製造業」;使用質性指標,又會被嫌太抽象。例如,講者曾經辦理過台北市文化基金會的績效管理工作坊,前後做了三個月,可惜後來基金會主管換了人,整個 KPI 的訂立就不了了之了。

監察院,負責糾正行政院未規範財團法人領高薪、官派董監事財產申報,以及審計政府補助款。不過官派董事財產申報的副作用,就是因為要申報財產,使得有些董事長辭職不當了,或造成許多業界人選拒絕擔任。不過,立法院不認為會有找不到人出任董監事的問題,對財團法人的監督要嚴一點。如果找不到董監事,就找政府官員兼任。窮則變、變則通,工研院就自己成立來自企業界的義務諮詢指導委員會,就像是民間版的董事會。

考試院禁止退休公務員「領雙薪」,規定退休公務員領退休金、又到公設財團法人任職支領薪酬時,退休就不能再拿了。為什麼不直接禁止退休公務員轉任?這和旋轉門條款有關。

講者給了四點本場講座的主要內容:

  1. 財團法人確實有肥貓,但不能一竿子打翻一船人,要看是否專業、有無發揮貢獻。
  2. 規範越來越嚴格,是缺乏信任的結果。要重建外界對法人的信任,須加強法人自律。
  3. 專業的人當董事,加強內部控制,財務透明化,這是提升自律的三支箭。
  4. 主管機關可委託專業機構,輔導法人將組織的運作機制健全化。

Q&A

在問答時間,有些人好奇我們的工研院、資策會該合併或裁撤?從社會科學的角度,必須有嚴謹評估,目前我尚不能武斷下評論。但我們可以思考:和現狀比,是利大於弊嗎?這可以在第一階段以國家利益或全民福祉的影響程度,第二階段以市場性或監督密度需求來評估。資策會和工研院合併,組織非常的龐大,還需要完整的評估。

還有更多的問題可以思考:實務上必須裁撤其中一個法人,將被裁撤的單位、人員併入存續的法人。在這之後,人員的反彈和工作權益該如何處理?裁撤要董事會自宮,董事會同意嗎,民間董事會不會有不同的看法?主管機關經濟部會願意讓這兩個法人被裁嗎?那原來幫忙經濟部的工作之後誰來做?如果是工研院被裁,還需要立法院三讀、同意,政治上的可行性如何?

在台灣,確實存在過法人與民爭利的案例—像是工研院與華邦電的恩怨,業者找立委K中研院等,還有資策會分拆成立資拓宏宇。另外,工研院的補助經費也遠大於資策會,不過還是有幾分證據說幾分話。

也有人問,立法院可以如何改善、改善科研法人的這些現象?講者則認為立法院可能得先把自己搞定,對於法人要有比較正面的認識,不過其實有點難以期待。法人本身可能也得提升自律和透明度,讓別人更認識他們。

欲罷不能,想讀完
在翻牆與不翻之間請別猶豫錯過知識撞擊
感謝支持
線上購票完成,線上驗證後皆能兌換實體票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