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rand
載入中...

我翻了 文化沙漠 的牆

林宗德

見域工作室 共同創辦人

見域工作室共同創辦人。

一九九一點生,不懂返鄉車潮為何物的台北人。大學以前對新竹的印象只有火車站和內灣,因為習慣在運輸工具上昏睡,導致對兩點間的連線一無所知。

在學時期飽食終日、無所用心, 快畢業了才開始對將來要踏入的社會感到陌生。為了親眼考證城市小孩未曾經歷過的「社區」,決心走了一趟旗美社大,實習結束後覺得返鄉似乎是件很酷的事情,卻發現自己又沒有非回不可的故鄉,所以只想為了和喜歡的人們一起吃飯生活努力。

畢業後,一群總愛碎嘴新竹天氣的朋友們,漸漸習慣了這座城市的風,也發覺狹窄陳舊的街坊,其實正暗示這座城市豐富的文化底蘊,於是決定留在這,告訴更多遠來的朋友們,「認識新竹」其實比想像中來得有趣。

「見域 Kendama」,由一群在新竹清大念書的學生創辦,名稱除了是日本童玩「劍玉」諧音,還有「看見一個地方」的意義。

【 大家都在「地方再造」,該如何合縱連橫? 】

小小的新竹市裡就設有六所大學、科學園區、工研院等研發學術機構。同時,也是北台灣漢人最早建城的城市,豐富的歷史資源總能在舊城的街道巷弄之中窺見一二。

然而,龐大的「移入人口」卻大幅度地影響了城市的文化面貌。舊時清代人來人往的窄小街道,因擠入了過多的車輛而顯得擁擠;因缺乏認同這座城市身世的市民精神,使得老舊的歷史建物不被重視。文化、藝術性的消費空間逐漸被各種外來的連鎖企業取代。對許多人而言,新竹並不是個久居的城市,人們居住在此,常把自己視為過客,消費也僅只為了滿足生活需求。

見域工作室關注城市的文化認同議題,企圖創造新竹的「文化載體」,轉化既有的文化內涵,成為容易被接受、消費的形式。

然而,那麼多個地方再造單位中,如何做出不一樣的價值?在經營地方時會遇到哪些問題、又如何解決?又或者,如何實際的串連各個單位和組織,創造更大的價值?講座中除了介紹見域工作室外,將大家了解見域如何為許多不被看見的在地行動者提供創造交流的介面,串聯彼此,用「打群架」的方式改變一座城市。

相關部落格
相關網站
泛答個人頁
【 快問快答 】

第一次翻牆是什麼時候?什麼樣的情境下?

小學時放學後和三五好友們約在學校旁的運動場偷放沖天炮,警衛聞聲騎車追來後,為了躲避只好翻牆溜進同學家的住宅社區。

如果把「知識」比喻成動物、植物、事物...等,你會把「知識」比喻成什麼?

貢丸湯!

翹課都去哪裡?

翹課?今天有課嗎?(́◕◞౪◟◕‵)

影像紀錄
文字紀錄

文/陳柔安

新竹真的只有米粉湯和貢丸嗎?對於新竹人來說,新竹是一個怎麼樣的地方呢?而深入一點,不管各位是哪裡人,你真的了解自己的家鄉嗎?

2016 泛.知識節的「大家都在地方再造,該如何合縱連橫?」講座邀請到見域工作室的共同創辦人林宗德,以他們正努力耕耘的新竹城市為例,帶大家深入認識「地方再造」。

林宗德本身是台北人,來到清大念書。他說學生時期,活動軌跡大約就是台北到清大、接著上交流道回到台北,除了校園,從沒踏入新竹任何地方。「大家來新竹很大的原因都是念書、工作,不大會是因為觀光。而對這裡的印象大概就是宅、美食沙漠、米粉貢丸湯,連新竹人自己都不覺得新竹是好玩的地方。」於是他開始去想,這個城市到底怎麼了?新竹就真的就只有這樣嗎?

%e8%a6%8b%e5%9f%9f%e5%b7%a5%e4%bd%9c%e5%ae%a4%e7%9a%84%e5%85%b1%e5%90%8c%e5%89%b5%e8%be%a6%e4%ba%ba%e6%9e%97%e5%ae%97%e5%be%b7
見域工作室的共同創辦人林宗德和大家分享地方再造

缺乏更新與規劃的新竹東、西區

林宗德介紹,新竹主要可以分為兩區,西邊的老舊歷史城區以及東邊的科技鬧區。「新竹是北台灣最早被開發的城市,因此文化資源相當豐富,不過並沒有做好適當的更新與規劃。西邊的歷史城區,老舊狹窄的路造成交通混亂、文化資產沒有完善保存、藝文空間非常少,但卻又是大城市的物價,居民沒有良好的生活環境,還得負擔因為科學園區帶來的高物價副作用。」

「位於東邊的科技新區則有不少年輕家庭為了工作居於此地,擁有全台灣最高的生育率,以及最高的家戶所得,同時也是最密集的科技產業和研究地區,不過這些研發能量卻沒辦法直接反映在這個城市。」他指出,新竹市實際居住人口有 50 萬,但設籍人口只有 43 萬,外來人口多集中於東區,與在地缺乏連結,資源無法進入舊城區,導致西區沒落。

地方再造:空間、企劃與刊物多管齊下

於是,包含林宗德在內,一群來自清大各個科系的學生決定投身地方再造,成立了「見域 Kendama」工作室,希望能為新竹改變些什麼。工作室名稱除了是日本童玩「劍玉」諧音,還有「看見一個地方」的意義。

團隊還在清大時便嘗試了很多議題,例如幫助新竹監獄日式宿舍的保存,在將要拆除的過去的空軍村落忠貞新村舉辦攝影展,讓大家了解文化資產的珍貴;也嘗試用音樂策展的方式,型塑出藝文空間;並在清華學院實施宿舍自治等等,希望能先影響學校附近的環境,進而擴大規模。

「畢業後,不少團隊中的外地學子選擇留在新竹,我們也開始思考,走出了校園,要怎麼創造居民與城市的新互動呢?」

於是,他們自己創造「文化載體」,重新連結人與城市。藉由實體空間獨立刊物專案企劃這些媒介,裝載在地知識、帶到居民面前,而居民也會深化議題,帶來更多的故事,形成良好的循環。

15078523_584091481798195_3995558259361859587_n
見域 Kendama 推出的地方誌《貢丸湯》,帶大家認識新竹。圖/見域工作室

見域坐落於新竹最早的商業街 ── 北門街,這個兩層樓的實體空間舉辦過展覽、沙龍、座談、導覽等,以不同的方式讓居民開始和這個城市有互動、讓故事開始發生。「像是我們曾經辦了一個攝影導覽工作坊,教大家用單眼拍老房子,吸引到不少對『攝影』有興趣的人去了解老房子背後的故事,同時透過影像讓更多人知道這些故事。」

另外在專案企劃方面,他們也曾經與新竹生活美學館合作策劃大地遊戲,讓大家在破關過程中深入認識在地文化;最近更跨出新竹市,在新竹縣的芎林社區和居民一同打造藝術裝置,創造居民與社區的連結。

見域甚至創立了一本在地刊物《貢丸湯》,每一期利用區域或是主題式的方式介紹新竹,雜誌的內容包括城市專欄、封面專題、路上觀察學、新竹街拍,利用有趣的專題深刻頗析新竹各地的歷史人文,並且發掘在地知識與故事風情。林宗德說,「除了讓新竹人看到自己從沒看過的家鄉之外,也讓外地人重新定義新竹,願意踏訪這個城市。貢丸湯在全台的獨立書店、誠品書店等都可以買到,日前也受邀到日本獨立書店參展。」

致力成為說故事的人

見域努力被挖掘新竹有趣的歷史人文特色,嘗試深化居民與在地的連結,就像林宗德在自我介紹中提到的:我漸漸習慣了這座城市的風,也發覺狹窄陳舊的街坊,其實正暗示這座城市豐富的文化底蘊,於是決定留在這,告訴更多遠來的朋友們,「認識新竹」其實比想像中來得有趣。

欲罷不能,想讀完
在翻牆與不翻之間請別猶豫錯過知識撞擊
感謝支持
線上購票完成,線上驗證後皆能兌換實體票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