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rand
載入中...

我翻了 育兒 的牆

林希陶

臨床心理師

進入臨床工作之後,就將心力投注於兒童、青少年之相關議題,如早期療育、自閉症、注意力不足過動症、學習障礙、兒童創傷後壓力症、性侵害兒童早期鑑定等等,致力於讓個案可以獲得良好的照護及治療。在閒暇之時,撰寫大量科普文章,盡力推廣心理學新知,期待能破除部分家長教養迷思。

2013 年因生養雙胞胎,毅然決然申請育嬰假,全心投入照顧雙胞胎。在喘息時刻,閱讀嬰幼兒相關教養書籍與論文,並將科學育兒的經驗,改寫成許多膾炙人口之文章。

著有《心理師爸爸的心手育嬰筆記》,與許正典醫師合著有《125 遊戲,提升孩子專注力》(1)~(6)、《99 連連看遊戲,把專心變有趣》、《99 迷宮遊戲,把專心變有趣》、《99 著色遊戲,把專心變有趣》。主持 Facebook 專頁:陶然心理工作室、PanSci 專欄《科學帶大孩子》、親子天下嚴選部落客及個人部落格:暗香浮動月黃昏。

【 如何「科學」育兒? 】

自從成為雙胞胎的父親後,遇到非常多困難,多如牛毛的難題常令我束手無策。一開始只能像網路鄉民一樣,上網搜尋來幫助自己找出路。但一次又一次的尋找過程中,單靠網路文章已經無法解答所產生出來的疑問。因此,我轉向尋求正式的科學書籍及研究論文,試圖解除自己的疑惑。

喝母乳會讓嬰兒的智力變高嗎?晚上睡前要餵牛奶嗎?如何面對嬰兒深夜的哭鬧?兒童生長曲線數據又有什麼重要性?

講座中將帶大家從科學角度來看「育兒」這看似棘手又甜蜜事情,如何把「不科學」的事情變成「科學」。

 

【 快問快答 】

第一次翻牆是什麼時候?什麼樣的情境下?

我家雙胞胎剛出生時,坐月子中心安排了講座,講員是出版社業務,內容說穿了就是推銷,反覆說明黑白卡片可以如何刺激嬰兒的視覺神經。然後,第一次自己認真的查了資料。

如果把「知識」比喻成動物、植物、事物...等,你會把「知識」 比喻成什麼?

百變怪(神奇寶貝編號 132,雖然在 Pokemon go 中我還沒有抓到)。百變怪的能力,就是重組自己全身的細胞,變成自己看到的東西。當然,外貌與真實的本體還是不同。

育兒時遇到最大的困難是?

養育雙胞胎最大的困難,就是一個啟動胡鬧模式時,另一個也有樣學樣一起胡鬧起來。

影像紀錄
文字紀錄
  • 文/蔡亭安|目前就讀於輔大生科系,現任理工代會文書紀錄。從小對生物的奧秘感到驚奇,以科學家為夢想前進,現在離夢想越來越近卻發現路卻越來越艱辛。偶爾賣弄一下文筆,紀錄生活中的奇趣。

在這短短 40 分鐘的演講,曾出版《心理師爸爸的心手育嬰筆記》的林希陶簡單破解了一般人的育兒迷思,並提供在座的聽講人判斷科學數據的一套方式。

科學資料的判讀

 

常常,我們可以在育兒書刊中看到:「這是一個資深醫療人員的看法」、「資深專業人員都這樣做」、「三歲定終身」、「馭兒 18 招」等等字眼,「可是各位有沒有想過,為甚麼是三歲定終身?為甚麼是馭兒 18 招?難道是因為作者想不到了嗎?」林希陶講師笑笑地說,卻一語打醒了在座的聽者。

這些專家的言論就代表他有科學數據的量化研究嗎?林希陶說,很多平面媒體都習慣將外國的文章、文獻直接翻譯,也鮮少會附上資料來源或參考文獻,加上又多報導單一研究,可信度其實並不高。

而他也想提醒大家,這些「科學資料」也是有等級區分的。

他分享了一張「迷思金字塔」,在最底層的就是所謂的「專家意見」(Ideas and Opinions),這些觀點僅僅是專家個人的看法,並沒有做任何實驗調查,也沒有參考其他人的意見,沒有任何佐證資料,因此可信度並不高。而再上一層是「個案研究」(Case series, Cost reports),通常是針對「單一案例」的觀察結果,將經驗直接論述出來,並不能代表多數實驗結果都有類似的情況,因此可信度也較低。

接下來兩層都有研究作為基礎,「非隨機分派研究」(Cohort studies)是指並沒有真的去做實驗,而是透過調查取得數據。例如調查 18~20 歲學生,小時候是喝母奶還是喝奶粉長大的?可能會以問卷的形式去調查、取得數據,但並不會真的做實驗。再上一層的「隨機分派研究」(Randomized controlled trials)則是真的會進行研究,以母奶的研究舉例:第一組有喝母奶、第二組沒有喝母奶、第三組兩種都喝。而隨機的意思是每一組實驗對象都是隨機挑選的,隨意將受試者安排到各組,並沒有做任何篩選的動作。然而這兩個都還不是最可信的資料來源。

最具有可信度的則是最上面這層「系統性的回顧」(Systematic review),系統性的回顧可能會回顧近五年,或近十年,甚至近二十年的相關報導。例如關於喝母奶的研究,撰稿者會去收集近幾年的實驗報告並將其結果彙整成一份報告,因為有大量數據以及研究成果,是大家認為可信度最高的實驗方式。

當然,林希陶表示證據的分法有相當多種,他自己使用的是牛津大學實證醫學中心的分類方式。

判讀文獻的七件事

知道了科學證據也是有等級區分之後,接著要談談閱讀文獻的技巧。當我們在判讀文獻時,我們首先要詢問七件事情。

第一問,研究做在誰身上?許多研究都是以動物作為實驗對象,因此如果是動物實驗卻套用到人身上,反應可能會有許多不同。目前較多的實驗動物以小老鼠或是猴子為主,但現在越注重實驗動物的權利,因此猴子的研究管控的較為嚴格,以小老鼠占多數。

第二問,是誰支持這個研究的?背後是否有藥廠支持?如果有藥廠支持,做完研究後最先關注的是實驗數據,若結果不如預期,常常實驗結果會被「蓋起來,收進抽屜」而不發表。若看完後也沒有明講是不是藥廠作的,那就代表資訊接漏有問題。

第三問,受試者有幾人?是相對值還是絕對值?舉例而言,受試者共有 20 人,其中 8 人有效果,卻故意寫成「有 40% 有效果」;但 100 人的實驗對象,其中 40 人有效果,同樣也是「有 40% 有效果」。兩者相比,100 人做的實驗可信度較高。而一般而言,沒有人會相信 20 位受試者所做出來的研究。

第四問,到底研究是怎麼做的?有沒有隨機?有沒有雙盲?雙盲的意思指的是受試者並不知道自己被分配到哪一組,而作實驗者也不知道自己做了哪一組實驗,也就是說,研究主持人並不能是第一線的研究者。此外,通常做實驗會有一對照組,指的是不給予任何條件,僅做為比較。若沒有對照組,我們會認為這項藥物研究只是「安慰劑效應」或是「自然而然恢復」的結果,覺得有吃就會比較好,但是否真的有比原先的藥物效果更好,若沒有對照組參考,則無從得知。

第五問,有顯著到底是多顯著?研究中都會顯示 p 值。而 p 值是統計學裡面虛無假設的檢定,用來判斷數據的顯著程度,研究者通常以此判斷實驗結果是否可信。(註)

第六問,同樣的主題之下,其他研究的結果如何?若是單一的研究,最好是看看其他人有無做出相同的結果?當然,若找到回顧性研究的話,才能告訴我們事實是甚麼。是否這個實驗結果和大家相同,又或者不相同是因為甚麼。

第七問,受試者人數大小?一般而言,以統計概念會認為受試者人數須至少 30 人,才有可參考的價值,否則,人數太小,便不能畫成鐘型曲線。當然,不同的實驗題目會有不同的樣本數,並沒有確切的數字說需要多少人才較大型研究。

黑白卡的迷思

黑白卡被認為可以刺激寶寶的視覺發展,但真的是這樣嗎?科學根據在哪裡呢?

許多新手爸媽在坐月子中心,常常會有出版社來推薦「黑白卡」,並宣揚這可以刺激寶寶們的視覺發展,但林希陶說自己身為心理學者卻沒有聽過這一套說法。他因此著手研究,為甚麼坊間流傳黑白卡可以刺激寶寶的視覺?

他查閱了發展心理學課本後得到這樣的結論:「嬰孩喜歡系統性以及對比性的東西,第一名是人臉,第二名是報紙,第三名才是同心圓(R.L. Fantz,1963, p125)。」因此他建議,想要促進小朋友的發展,多多抱小孩就好了啊!另外,嬰兒喜歡將焦點聚集在物體的周圍,也就是黑白交界處(Salapatek & Kessen,1966, p125),因此,並不是只有黑白卡,報紙也有相同的效果。

母乳與智力的關係

在母乳與智力的回顧性研究中(Walfisch A, 2013),有正相關的案例為 45 個,沒有相關或是負相關的案例則有 39 個。而其中 85% 的研究是來自已開發國家,林希陶認為這告訴我們「開發中國家沒有相關或負相關的比例兩倍於已開發國家」,也就是說出生於已開發國家,智力自然就比較高。

嬰兒深夜哭鬧

嬰兒哭鬧的處理方式有以下十種:摟抱、舞動、震動、包緊、白噪音或歌聲、開車兜風、到戶外走走、餵奶、奶嘴、搖晃。這十種方式皆是模仿子宮內的環境。其中,林希陶最常使用的方式為抱緊以及給予奶嘴。

上述提到的方式為寶寶六個月之前,但六個月的寶寶後因為活動力較大且會有較多反應,所以不適用上面的方法。這時,我們可以參考「睡眠儀式」,林希陶談到,當他太太在幫孩子們換尿布時,他會負責泡牛奶,而當尿布換好後,牛奶溫度也差不多適合寶寶喝了。「先換尿布再喝牛奶」,這就是屬於他們家寶寶的睡眠儀式。不過,要切記的事,每個寶寶的「睡眠儀式」都不同,而且一旦建立之後,最好不要任意更動步驟,並且要持之以恆。

  • 註:在講到此處時,林希陶還補充了一個他在出版育兒書時的小故事。統計上來看,多半會買育兒書者為 40 歲以下女性,而出版社編輯多認為這類女性多半沒有科學概念。林希陶認為事實並不是如此,但編輯們仍多有這樣的迷思。因此當初他在出書時,原本放了許多科學資料佐證書中的知識,後來在校稿時便被編輯刪除,唯一慶幸的是 p 值還在(無奈笑)。
欲罷不能,想讀完
在翻牆與不翻之間請別猶豫錯過知識撞擊
感謝支持
線上購票完成,線上驗證後皆能兌換實體票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