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rand
載入中...

我翻了 眾人本來該撞的南牆 的牆

林正修

海西諮詢有限公司 負責人

大學時念哲學,後來以規劃為職業,曾參與地方政府與非營利組織。自認是歷史的利家(非專業史學工作者),去年二戰結束 70 周年,一個外行的心得就是原來中日可以不必一戰,蔣介石和日本天皇最後會輸到脫褲實在都因我執太深。

現為海西諮詢顧問公司負責人、專欄作者,作品包括〈蔡英文對局北京,可想想重慶的蔣介石〉、〈如果日本偷襲的是海參威〉、〈亞洲有沒有梅特涅〉、〈孫中山會贊成滿州國嗎〉等文章。

【 如果歷史像個轉轍器(railroad switch),你知道自己正在哪個軌道上嗎? 】

歷史常被看成一個檔案櫃,但歷史的知識不只是史料的集成,而是當代人遇到問題時,該拉開那幾個抽屜找材料,這種類似在中藥鋪子抓藥的行當,我稱之為轉軌(switch)的能力,大跨距的換位思考是政治人物難得的素質。

在此短講中,我試著用兩世紀以來歐洲歷史的幾個場景,轉軌到現今的東亞,用以理解我們當前的處境。

臉書
相關部落格
泛答個人頁
【 快問快答 】

如果把「知識」比喻成動物、植物、事物...等,你會把「知識」比喻成什麼?

歷史的知識類似仙人掌科或多肉植物(Cactus and Succulent),善於把流量變為存量,平時不以可愛的花朵示人,只有在對的時間才能看見她的盛開。

如果能親眼見證,會想經歷哪段歷史嗎?

我願活在當下的東亞,自我矛盾卻充滿活力。

影像紀錄
文字紀錄

如果歷史像個轉轍器,我們可以翻過原本該撞的南牆嗎?

%e6%9e%97%e6%ad%a3%e4%bf%ae-2
講者林正修自承是歷史的利家。

文/陳冠霖|中山醫學大學學生,一個想要透過懷疑眼光在黑白分明的視野中尋找其他色彩的平凡學習者。

海西諮詢顧問公司的負責人林正修,於泛知識節的講座中講述了他對於歷史知識與當前局勢的看法。他以鐵軌的轉轍器為比喻,並將善用歷史知識的人比喻為鐵道工人:「如同一個合格的鐵道工人,車班來的時候你要能準確的把它轉到該前行的軌道上,這就是轉軌的能力。」

先自承是歷史的利家而非行家,提出歷史若要有用應該是如同中藥鋪抓藥方一樣,並非把本草綱目全部背起來就是好大夫,而是要能望、聞、問、切,針對症狀抓取有用的藥方。所以本次講座的主軸就是將兩世紀以來歐洲歷史的幾個場景,轉軌到現今的東亞,以便理解台灣當前的處境。

馬背上的時代精神

林正修開始講述拿破崙時代的歷史。投影幕上出現了哲學家黑格爾,以及黑格爾36歲(西元1806年)時,所住的耶拿城被拿破崙的軍隊。黑格爾後來提到:「這個砲火對著耶拿城的人,是馬背上的時代精神。(Zeigeist)」

林正修說哲學家理解歷史和大多數人當下的感受不同,拿破崙包圍耶拿就如同現在對岸幾千枚的飛彈對著台灣,但島上卻沒幾個人可以跳開感情的喜惡,思考中國崛起如何從根本改變了世界歐美支配的格局。但以耶拿城比喻兩岸對中國也是另一種警示,以革命之子自許的拿破崙最後迷失在權力的追逐上也把法國一起賠進去

針對這次的翻牆主題,林正修說「我本想翻過那些可能會撞到的南牆(註1)。我先跟各位講個黑格爾式的結論:該撞的牆幾乎跑不掉,人類大凡就是要撞了牆以後才會醒。」

梅特涅的戰略思考值得亞洲小國學習

而後林正修繼續述說拿破崙時代的歷史:在拿破崙崛起後,歐洲各國組織了反法聯盟阻止拿破崙擴張。「拿破崙有一個意想不到的貢獻,就是把西班牙打垮了,間接解放了南美,當地便順勢出了許多的小拿破崙。」在那個當時代歐洲就是全球的震央;而若在西元1206,震央大概會在大西安嶺附近的蒙古,當時成吉思汗建國,橫掃千軍;如果再換到西元十五世紀,震央又會是在中亞,那時帖木耳支配了歐亞大陸的核心地帶。

然而在拿破崙的年代中出現了一個人物—梅特涅。林正修說,他是保守派的貴族,以往都被認為是反派角色,但這個人卻非常值得當下的台灣好好思考,梅特涅只是一個小國的外交官,在拿破崙未於滑鐵盧戰敗前就到處拉攏歐洲列強開會協商,企圖以權力均衡來保證歐洲的和平。他此番作為是為了讓自己所處的小國得以生存,卻意外地影響了歷史的走向,這樣的權力結構讓歐洲各國保持了長期的穩定,約100年歐洲都沒有發生全面的大型戰爭。

%e8%9e%a2%e5%b9%95%e5%bf%ab%e7%85%a7-2017-01-12-19-51-58
梅特涅肖像

「這100年歐陸把法國壓制住了,靠的是海上的英國與陸上的俄國。」俄國因為無法西進,所以向東拓殖,一路進取到海參崴。而英國真正成了當代的海上霸權,在美國之前,英軍皇家艦隊就是世界的海上警察,又進而影響到了鴉片戰爭與太平天國事件。

林正修表示:如果如果只從東洋史看那些事件,只能看見清廷的衰敗與式微;但是從整個世界史觀之,便能看出梅特涅那些拖沓的會議是如何意外地影響了歷史。

亞洲的梅特涅在哪裡?

講到這,林正修第一次將梅特涅的歷史轉軌至今日亞洲局勢,在當時英國與俄國分別掌握了海權與陸權,控制了最大的陸塊與海洋,如同今日的兩大強權:中國與美國。林正修提出如果中美可以三十年不開戰,下一次的地理大發現將會發生在太空,中美爭霸的贏家獲得的獎賞將會是月球或火星的拓殖。

而夾在中美之間的東亞各國,誰會是下個梅特涅呢?林正修舉例了幾個人物,他認為李光耀頗有梅特涅風範,永遠在中美之間周旋,但他的繼承人顯然已經選邊站(註2)。另外就是菲律賓的杜特蒂,雖然他在國內的作為可以算是法西斯,但他在平衡中美局勢中起到相當作用。而緬甸的翁山蘇姬一心要讓緬甸脫離了對中國的依賴,但是同時也尊重中國在此地緣中的核心利益,翁山也像是亞洲梅特涅的候選人。

這幾位小國領袖與梅特涅較為相似,為的都是自己國家的利益出入中美兩國的懷抱,客觀上造成中美突無法爆發全面衝突,間接促成亞洲的和平。台灣當然也是亞洲梅特涅的候選國家,但以前幾屆及目前的領袖並不具備這樣的戰略眼光。

有潛力改變亞洲局勢的滿州國

接下來林正修轉而講述起滿州國的歷史,他認為「滿州建國不過十年,二戰末期東北的工業總產值就已經比日本還要高,只要歷史再給滿州國三個十年,它就會變亞洲數一的工業強國。」滿州國覆滅是因為宗主國日本向美國宣戰,因此錯失這個大好的機會。

滿州國的建立者,同時也是918事變的策劃者—石原莞爾,其實對滿州建國是有共和理想的,身為日軍三大參謀的他從頭到尾都反對東條英機(註3)和美國開戰。而歷史文獻上記載的日本作戰會議紀錄也明白指出不要與英美開戰,而是計劃進取蘇聯。最後卻因為沒有人最終負責的決策機制,日本最後南下對美作戰,注定了戰敗的命運。

林正修認為,如果進攻目標不是珍珠港而是海參崴,日本將照北進計劃拿下海參崴,並鞏固了滿州國的局勢,或許就也不會有中日戰爭,甚至也不會有之後的國共內戰。

林正修指出亞洲二戰時有兩個大輸家,就是昭和天皇和蔣介石。「用句佛家的用語來講,他們兩個會輸的原因,就是我執太深。」蔣介石堅持要拿回東北滿州國,然而當初孫中山在判斷局勢局事後早已放棄滿州國,將滿州國讓與日本,因為日本也在那裡經營許久,不可能輕言放棄。蔣中正不放棄的結果就是導致了之後的七七事變。

另一方面,昭和的內心深處不願意被祖父明治天皇的功績比下去,原本北進和南進戰略只能選一個,但他卻兩個都選。結果太平洋戰爭敗給了美國,後期關東軍又敗給了蘇聯。

林正修進而提到,若當年蔣中正若放手讓滿州建國,或許今天亞洲和平早就達成了。中國不會那麼大,日本也不會那麼強,中間將會有一個比德國還大的工業強國足以穩定亞太的局勢。

當代的滿州國在哪裡?

講到這林正修又做了一次轉軌,他問聽眾當代的滿州國在哪裡?烏克蘭目前情況與滿州國相似:一邊親近歐盟,一邊親近俄國,烏克蘭歷次大選的票數分布圖便可看出這樣的狀況。「烏克蘭在北約和俄羅斯之間,就很像當時的滿洲國在日蘇之間。」,另一個與滿州國像似的就是台灣。

「那如果台灣是滿洲國,或是說台灣像烏克蘭,那請問台灣的克里米亞(註4)在哪裡?」外島金馬類似台灣的克里米亞而且還有超過百萬台灣人常住對岸兩岸的情勢遠不是簡單的兩分法可以處理的

林正修提到岷江流域的羌族,是位於漢藏之間的少數民族。中國以人類學鑑定的方式硬將定位成一個民族,但其實羌人本身的漢藏概念是相對的,越靠近下游的羌人自認為漢人,而把上游的認為是藏人。羌在漢藏之間的處境,很像台灣統獨的語境:統獨不是兩極的選項,而是連續分布在政治光譜的態度。如果把台灣的統獨分布看成一個熱力學系統,這個熱機的問題在於最兩端的分子卻最活躍,而光譜中間的大多數卻缺乏凝結的力量。如果要達到更高能階的熱平衡台灣這台熱機必須接上(plug in)更結構性的動力不只看到中國的經濟動能還有像開源(open source )等全球性的正向力量

%e8%9e%a2%e5%b9%95%e5%bf%ab%e7%85%a7-2017-01-12-19-52-16
台灣政黨統獨光譜

所以回到台灣,林正修認為統獨是一個自我認知的相對概念。台灣常自憐自己不是正常的國家,認為別的國家有的自己卻沒有,就像一個孩子抱怨自己沒有同伴都有的玩具。林正修卻認為,台灣亞洲的鄰居多是不正常的國家,都各自有著尚未解決的問題,想想日本和中國就可以知道。並且「從心理學的意義上,只有用公平審判的方式去懲罰最高統治者,才能讓國民從對皇權(父權)的怨妒中解脫出來,成為一個成熟的社會。在這個意義上亞洲只有兩個國家算是成熟,就是南韓和台灣。但整個亞洲仍然處在焦慮、指責對方、自認為受害者的狀態。」

林正修又將台海與波羅的海的情勢進行比較,「我們當然不願做被併吞的波海三小國(註5)。有人擔憂台灣會被芬蘭化,但我覺得台灣能像芬蘭一樣就萬幸了。」林正修認為芬蘭已用了相當細緻的方法去面對強鄰俄羅斯,芬蘭並沒有加入北約,讓俄羅斯有一定的面子,但芬蘭在面對威脅時全民會以堅決的意志與有效的方法讓侵略者卻步。芬蘭不是只有Nokia和憤怒鳥,芬蘭的前總統成功調停印尼亞齊內戰,小國一樣可以是道德的超強。

林正修認為台灣仍應做好所有的應變,但不必過份緊張,即使以中國有能力用武力封鎖台灣為前提來思考兩岸關係,台灣的處境仍然可以審慎而樂觀。台海衝突的性質不同於大國攻打小國的速戰,攻打而不佔領只會催生台獨,而在全球的注目下長期佔領一個自由的島嶼,足以拖垮一個帝國。中國共產黨高層是極度現實主義,他們不會把自己的家族利益與黨國江山當做民族虛榮的賭注,但前提是兩岸的局勢不會激化到他們除了動武以外別無選擇。

身處刀懸頭頂的社會,理應最清醒

林正修在投影幕上秀出了中國2040年的人口變化與十七世大寶法王噶瑪巴。他認為中國內部也有些正向變化,藏傳佛教及其他宗教的復興就是例子。再過,人口結構的老化將使中國放棄軍事冒險,「樂觀地想2046年那時,我快要80歲了。滿州國可惜沒有三個十年,但台灣最終會活下來。」

%e8%9e%a2%e5%b9%95%e5%bf%ab%e7%85%a7-2017-01-12-19-52-30
中國人口分佈金字塔圖

最後林正修以多肉植物來做比喻,鼓勵歷史知識的愛好者:「火龍果的花不是在日間綻放,而是晚上;歷史的知識也需要對的人在對的時間才能看得清。同時,時間和水分都是流量,多肉植物能將水分儲存於葉子中,如同歷史的愛好者能夠把流量變成存量。」

 

  • 註1:出自中文典故「不撞南牆不回頭」,意近於不見棺材不掉淚。
  • 註2:新加坡現任總理李顯龍,不同於其父李光耀,在TPP、南海爭議等議題都抱持和中國相反的立場。
  • 註3:東條英機,日本軍國主義思想的代表人物,曾參與策劃珍珠港事變。
  • 註4:克里米亞在2014年3月舉行獨立公投,決定是否脫離烏克蘭統治並且加入俄羅斯聯邦。
  • 註5:位於波羅的海東岸的愛沙尼亞、拉脫維亞跟立陶宛常被併稱為波羅的海三小國,二戰前芬蘭有時也被列入其中。波海三小國原本被俄羅斯佔領,一戰後獨立,1940年又被併入蘇聯,1990後又相繼獨立,目前為北約及歐盟會員國。

 

欲罷不能,想讀完
在翻牆與不翻之間請別猶豫錯過知識撞擊
感謝支持
線上購票完成,線上驗證後皆能兌換實體票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