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rand
載入中...

楊櫻

好奇心日報 創辦人兼總編輯

楊櫻,好奇心日報創辦人兼總編輯,上一份工作是《第一財經周刊》炫公司主編。

因為對觀察世界、捕捉創造力和寫作始終抱有極大興趣,從未厭倦做一個記者以及編輯。創立好奇心日報讓我獲得了更寬廣的視野,也更理解媒體的道義。

相信「商業是現代社會進步的殷勤」,相信「每個時代都應該有最好的媒體」。

【 已經有了這麼多公眾號,為什麼你們還想要做一個獨立新媒體? ——關於好奇心日報想做什麼、能做什麼和為什麼要這樣做 】
講座時間:2016-11-20 13:20:00
講座地點:國際會議廳

這場分享,將和大家一起談談,中國已經有了這麼多公眾號,為什麼好奇心團隊還想要做一個獨立新媒體?

主要談及的內容包含:

  • 2014 年前後中國媒體的發展特點:聚合、UGC 是唯一的未來嗎?
  • 好奇心日報的核心成員皆來自《第一財經周刊》,中國盈利狀況最佳的周刊類產品,周刊可以給好奇心的經驗是什麼?
  • 為什麼要叫「好奇心」?它是給誰看的?
  • 好奇心日報,是一家包裹在新媒體外衣裡的傳統媒體嗎?
  • 最大的問題不在於資金,而在於人才體制
  • 現在的年輕人還相信什麼,不相信什麼?
  • 「每個時代都有最好的媒體」
臉書
相關部落格
泛答個人頁
影像紀錄
文字紀錄

文/吳易珊|政治大學廣電系

離開極具影響力的紙媒《第一財經週刊》, 2014 年 4 月楊櫻創辦了網路媒體《好奇心日報》,年輕活潑、講究內容的經營路線,讓好奇心日報在新媒體競爭激烈之際冒出頭,經營至今甚至被譽為「最會賺錢的媒體」。以新媒體為本的泛科知識,特別在 2016 泛.知識節請到楊櫻,由她親自回應觀眾對好奇心日報的好奇心。

面對台下觀眾的掌聲她開口,「我只能分享《好奇心日報》的經驗,可能是我們做了什麼,與不做什麼。」

楊櫻說,一個好的媒體需要 7 年才會成熟,《好奇心日報》還無法作為商業模式楷模,然而不可否認的是,《好奇心日報》的進展超乎想像地快。

%e5%a5%bd%e5%a5%87%e5%bf%8301

嚴禁小編,現在中國媒體是什麼格局?

正巧,演講前幾天《好奇心日報》登出編輯招聘,第一個條件就是「不會自稱小編」,且有實際管理記者的經驗,並經過嚴格的採訪與寫作訓練。

在楊櫻眼中,台灣的媒體生態反映出「強記者、弱編輯」的關係,第一線記者有權保護自己的作品,編輯只是幫忙摘要、改標題;而中國則更為複雜,一個媒體的內容生產者都會被總結、歸納成一個名字 ── 小編。

「這裡面沒有記者,沒有編輯,只有一個很虛構的角色,叫做小編。」楊櫻說,在很多讀者眼中,整個互聯網、訊息發布平台背後只有小編一人,對此她非常反對,也禁止《好奇心日報》員工稱自己為小編,認為這是中國媒體亂象的符號之一。

很多人問楊櫻,現在中國媒體是什麼格局,也有很多投資人問楊櫻,什麼是媒體。她認為投資人與想做內容的人,需先了解三件事:

1. 到底什麼是媒體?
2. 到底什麼是內容?
3. 到底什麼是內容製造者?

有很多人認為「今日頭條」是媒體,但它其實是技術驅動的內容分發平台,核心資產為一千位以上的工程師員工,本身不生產任何內容,只是把重要訊息匯集起來。「如果阿里巴巴淘寶首頁的花邊、任何能增加點擊率的文字,都叫內容的話,像好奇心日報的內容要怎麼解釋自己的定位?」

她也提及,現在許多媒體工作者並不以「掌握媒體這一行的能力」為目標,他們的目標可能是成為大企業公關,而非提供價值或解決讀者的訊息需求。

「我遇到每位面試者與投資人,都問我將來該怎麼賺錢,聽我回答做內容、做廣告時總會質疑太過守舊,但我反而困惑,這些人為何在把 A 做好前,就急著做 B?」楊櫻說,自己成立《好奇心日報》時,就決定要投注大量成本在內容之上,用人工與專業能力為讀者篩選訊息,同時確保提供的內容有趣。

好奇心只關心兩件事

《好奇心日報》只關心兩件事:創造力與公信力,他們追蹤商業趨勢與產業,關注 15 家有粉絲、有顛覆性創新、將改變行業遊戲規則的公司,也注意其競爭者與上下游,加起來三百個左右的組織,是記者每天的追蹤標的;同時留意規模小的創業者,看他們能否將想法變成生意。「這是我們一定會抓住的。」楊櫻肯定地說。

《好奇心日報》鎖定的讀者群為 90 後,70% 讀者出生在 1986 年至 2000 年間,更精準的定義是,還有學習能力、有好奇心的受眾

「我們要做比這些人的見識再高一點的選題,告訴他們這是值得關心的,要做讀者不知道的事,希望他們打開眼界。」《好奇心日報》很好奇時下年輕人對什麼感興趣、研究他們想要表現什麼,並非討好 90 後,而是鎖定有創造力的一群。

楊櫻強調,《好奇心日報》不像微信朋友圈或今日頭條,你可以在這裡看到生活圈之外的消息,不用被自身社群或任何數據左右所接收之內容。「為什麼要讓這群不怎麼樣的朋友,決定你要看什麼呢?」

好奇心研究所的延伸價值

《好奇心日報》於網站設置「好奇心研究所」條目,即業界所稱的 UGC(User Generated Content,用戶原創內容),這個計畫點子來自無印良品的生活研究所,它搜集並分析購物者的收納經驗,再開發能解決消費者困難的商品。

楊櫻每天都會在上面發問,讓讀者勾選答案,問題可能即時也可能永恆,如「當代直男有哪些被誤解的地方」、「什麼跡象表示你的伴侶不再愛你」,或者「你今年不想再看到哪個詞」,收到的答案都讓他們能更了解讀者。

後來,好奇心研究所也成為投資者感興趣的部分,因為它是少數真實的民意調查結果;《好奇心日報》也會在上面幫廣告商發問,問題表面上不一定與商品有關,如幫汽車贊助商問的是「你什麼時候最沒有安全感」。

%e5%a5%bd%e5%a5%87%e5%bf%8302
好奇心研究所每天向讀者提出各式問題,真實的民調結果成為投資人感興趣的項目。圖/截自好奇心研究所

如果沒人要做最好的媒體

《好奇心日報》核心還是偏向傳統媒體,記者不用關注數字,也不會被文章轉貼次數評斷好壞,他們每天 8 點開會向編輯報告選題,每個月要生產 36 篇文章,一則深度報導能算成 15 篇;編輯只會用「是否寫出好文章」作為標準。

「這可能是任何一個國家,任何一個平台,只要還有媒體操守的人都不會改變的一個標準。」楊櫻清楚指出《好奇心日報》與同業的不同。

「每個時代都有一個最好的媒體,如果沒有人要做的話,那我來做到好了。」她說。

欲罷不能,想讀完
在翻牆與不翻之間請別猶豫錯過知識撞擊
感謝支持
線上購票完成,線上驗證後皆能兌換實體票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