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rand
載入中...

我翻了 艱澀難懂的法律 的牆

楊貴智

法律白話文運動 站長

剛從東吳法研所畢業,人生過得平凡,平常除了在臉書上貼好文,也會貼廢文;偶爾寫法律白話文,也寫些自以為文青的短文。

沒有可歌可泣的故事可以說,歲月也沒在我臉上留下痕跡。但是我很想為這個社會做一點事情,所以我邀約幾個好友一起成立了《法律白話文運動》這個網站,希望透過網路書寫,為這個社會提供一點法律正能量,也可以減少紙張浪費拯救北極熊。

我是《法律白話文運動》的站長,我們經常受到壓迫、欺凌、覺得不公不義,卻因為教育體系只教導我們用膚淺的正義觀、零碎的法律殘片,讓我們默默習慣忍受、使我們心中的權利意識未曾發芽,才讓我們不僅不敢大聲捍衛權利,更讓爭取權利的人被貼上「製造紛亂」的標籤。

希望喚醒社會大眾的權利意識,進一步提升台灣的法律文化。因為不論怎麼唱高調,法律最終必須由人們操作、實踐,法律文化不健全的社會,人們在面臨問題時仍然會甩開法律,改用金錢跟棍棒喬事情。讓大家遇到問題時都能夠打開法律白話文查資料,是我的夢想,希望這也能成為你與妳的夢想。

【 從南海仲裁案談,為什麼我們需要一個「無效力」的國際法? 】

2016 年 7 月,荷蘭海牙常設仲裁法院宣布南海仲裁案結果,除了認定中國對九段線內海洋區域的資源主張歷史性權利沒有法律依據,也認定包括太平島在內的南沙群島都只能夠當作岩礁,而不是能產生專屬經濟區的島嶼。判決落下,眾聲響起,在南海議題上與中國作對的國家額手稱慶,無法參加仲裁還無端被捲入的台灣則忿忿不平。

有人認為,這是國際政治的大國鬥爭;有人則說,國際法判決都是屁,拳頭和實力才是最重要的!國際法和一般法律有什麼「不同」?為什麼國際法會有許多爭議?國際法的「本質」和「彈性」到底是什麼?

另一方面,看到南海仲裁案,你可能覺得拳頭小的國家有國際法又有屁用?或者發生勇夫殺賊案後,你覺得法律為什麼要一直唱高調卻不好好懲罰壞人?這其實可能是:我們一直誤解了法律的意義。又或者說,我們是不是真心期盼用法律來讓我們成為一個好的社會?

 

【 快問快答 】

第一次翻牆是什麼時候?什麼樣的情境下?

可能就是成立網站時的第一篇文章吧,想要把文章寫的讓大家都能懂。

如果把「知識」比喻成動物、植物、事物...等,你會把「知識」比喻成什麼?

我把知識比喻為水。

最喜歡的電影是?

法網邊緣。

影像紀錄
文字紀錄

文/Ann  Chen|女大生,生活就像日劇一樣,平淡偶爾浪漫。看書、看劇大概是平淡生活中最大的樂趣。

2016 年 7 月,荷蘭海牙常設仲裁法院宣布南海仲裁案結果。

南海仲裁案緣起於中國劃設「九段線1」將南海海域圍起來,並且主張權利。2013 年,菲律賓依據聯合國海洋法公約的仲裁條款,向常設仲裁法庭提出 15 點控訴;無法參與仲裁卻被捲入其中的台灣則忿忿不平。

而你是否曾懷疑,我們為什麼要遵守一個「無效力」的國際法?國際法和一般法律又有什麼不同?

這次,2016 泛.知識節邀請到法律白話文運動網站的站長楊貴智,從此仲裁案切入,用輕鬆易懂的方式帶大家了解「國際法」。

%e6%b3%95%e5%be%8b%e7%99%bd%e8%a9%b1%e6%96%87%e6%a5%8a%e8%b2%b4%e6%99%ba
法律白話文網站的站長楊貴智

有陸地才有海洋、礁岩沒有經濟海域

首先,我們再來看一次本次仲裁案的結果。中國九段線的主權主張是合法的嗎?海洋法庭做出的判斷如下:中國的主張並沒有法律依據,要有陸地才有海洋,而中國的陸地距離海洋太遠,這樣的主張會侵害菲律賓專屬經濟區的漁權。

針對南海爭議,楊貴智首先從「南海的海洋權利歸屬於哪個國家」以及「哪些國家可以使用南海的資源」這兩個問題開始討論。

「在這之前,我們要先釐清『有土斯有海』的概念,一個國家必須要擁有陸地,而且陸地要碰到海,才能取得海洋權力,從基線向外算起的 12 海里屬於領海,12 ~ 24 海里為鄰接區,鄰接區向外延伸 200 海里則屬於專屬經濟區。」他解釋。

等等,既然「有土斯有海」,那麼位於南海的太平島主權歸屬為台灣,我們有這塊「土」,是不是能使用南海資源呢?

國際法規定,「島嶼」可以主張 12 海里的領海和 200 海里的經濟海域,「岩礁」則只能主張領海。那麼,太平島是島嶼還是岩礁?根據國際法定義,如果能維持人類生存就屬於島嶼,不足以維持人類生存的是岩礁。

前總統馬英九的太平島之旅便是為了證明太平島可以住人,不過海洋法庭的仲裁判斷回應,太平島上駐紮的政府人員都是靠外界的支持,無法反映太平島的承載力。「這樣的仲裁結果讓許多台灣人感到失望,不過在質疑海洋法庭仲裁判斷之際,也不妨試想,仲裁庭嚴格的標準,其實有助於維護國際秩序,減緩各國為了取得海洋資源而進行奪島競賽的現象。」

south_china_sea_claims_map
各國對南海主權的主張。圖/By Voice of America, 公有領域, wikimedia commons

重要的是思辨與批判能力

中國對於仲裁判斷的回應為:不接受、不參與仲裁是在「維護國際法治」。

的確,相較於各國的國內法律,國際法較無組織而且不具效力,沒辦法強制執行判決結果。那為什麼中國不直接『拒絕遵守』國際法,而是堅持自己的行為是在維護國際法?為什麼沒有效力的國際法,還能在國際繼續通用呢?

楊貴智說,「國際法」是人類對兩次世界大戰的反省,各國開始明白戰爭並不能真正解決問題,開始盡量透過「談判」討論公平的利益分配方式。

但是,誰能確定怎樣的分配方式是公平的?不同國家勢必得互相尊重,以共存共榮為目的,並且對調立場互相設想,才能夠建立各方都認同的國際法。

他認為,比起結果,思考和批判法律的過程更是重要,「法律的重點並不在於結果,而是讓我們有機會去反思法律是不是公平的,進一步去想我們為什麼願意去接受法律的裁判。」

「國際法的目的是透過反思和批判,讓各個國家找到一個公平的方法解決問題。」而雖然在國際法的產生中,大國佔上優勢,但比起戰爭,法律仲裁讓小國更有機會與大國平起平坐、進行談判。

最後,楊貴智強調:「在法治社會中,我們必須培養思辨和批判法律的能力,並不是法律規定什麼,就把它當作是不容質疑的,要去思考這樣的制度是否公平。」

[1] 中華民國在 1947 年出版的《南海諸島位置圖》中,將南海的東沙、西沙、中沙和南沙四個群島的最外緣線與鄰國海岸線的「中線」標會了一條有 11 段的斷續線,做為疆域界線,也就是俗稱的「11 段線」。到了 1953 年,中華人民共和國在 11 段線的基礎上,放棄了其中兩段,交給欲與之修好邦交的越南,剩下的部分即為南海仲裁案中所稱的「9 段線」

欲罷不能,想讀完
在翻牆與不翻之間請別猶豫錯過知識撞擊
感謝支持
線上購票完成,線上驗證後皆能兌換實體票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