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rand
載入中...

我翻了 劇場月黑風高 的牆

江佶洋

瓦豆 We Do Group 團隊帶頭的光影創作者

小時候不愛讀教科書,學業成績差到長輩覺得可能會去跳樓要密切觀察。高中年年補考數學才得以升級,大學立志選一個「絕對」沒有數學課的科系才要念(到底哪來的自信覺得會有學校念)。

萬萬沒想到此生第一堂燈光課,老師劈頭就問三角函數還記不記得?就這麼 sin、cos 開始了光影學習與創作的人生。

喜歡老東西,眷戀美食與美酒,用心享受生活,努力在生活裡創造藝術,相信每個人都是自己生活裡的藝術家。

【 黑暗的藝術思考與科學實踐 】

想知道光是怎麼一回事,那就往黑暗裡去吧!

在這個光線過度飽和的年代,我們似乎失去對真正黑暗夜晚的想像。

「光」是一種抽象的媒材,看不到也摸不到,但「光」織就了空間中的光影美感,也成就了生命裡的華麗世界。

從魔幻舞台到真實生活,「光」是如何創造藝術改變環境呢?佶洋的光影藝術跳出了設計玩弄技術、講究噱頭的層面,反而指陳內心,創造出一種心理式,也許哲學式的風景。

臉書
泛答個人頁
【 快問快答 】

第一次翻牆是什麼時候?什麼樣的情境下?

國二還國三(年代久遠記憶模糊)但理由倒很清晰: 為了去吃西門町萬年大樓地下室的便宜牛排!

如果把「知識」比喻成動物、植物、事物...等,你會把「知識」比喻成什麼?

知識就是能源。

最喜歡的「光」是?(就是那個光!)

德布西的月光。(編按:嗚我也喜歡)

影像紀錄
文字紀錄
  • 文/黃威,1995 年出生的白日夢想家

瓦豆工作室的創意總監江佶洋,是燈光設計師也是光影藝術家,但這次他談的不只是自己的藝術創作與光影設計,也是藝術與美學的探討,是光與黑暗的哲學,更是反璞歸真的思考。

被忽略的光之美學

談及被邀請為此次講座的演講者時,江佶洋說自己很驚訝,因為太多人不會注意光這種藝術。不管是日常生活中還是藝術創作裡,人工的也好,自然的也罷,光都是一種必須,卻也像是一種理所當然。久而有之,人們多半失去光的美感,使得光常常變成過多的舖張與過多的設計,變成許多絢麗奪目的浪費。

「油燈會枯竭,鎢絲燈泡會衰敗,即使擁有現代的技術,光還是會逐漸衰竭,也正因為它會衰竭,所以更值得去注意。」

但是,該怎麼去理解光呢?

光與黑暗的反思:現代與過去的差別

在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時代,或許也不那麼多人注意過光,但是一定知道什麼是黑暗中的滿天星斗。沒有過度的控制,那種自然存在的光亮,像是創作的初衷那樣微微閃耀著。可是初衷畢竟很容易改變,我們在這個科技引領無形之中又妥協了多少,只為了迎合時代的潮流?

「儘管是燈光設計師,但比起人造光,我更相信自然光。」秀了幾張夜晚時各色燈光打在台北車站的照片,江佶洋沒有作太多的評論,只是幽幽地說著自己對於光影創作以及黑暗之於光的想法。「我們因為太多恐懼,所以想要光亮,這讓我們無法欣賞黑暗,甚至忘了恐懼本身的意義。」

其實更多的感慨是,現代人對於光與黑暗的觀念,竟然不如以往。

人工的照明經過設計依然會有美感,但是如果為了那樣的設計而忽略了自然,就像忙著為建築物打光卻連夜空的美都不懂欣賞,又何談藝術與美感呢?

亮著亮著,卻不知為何而亮

人們總擔心沒有適合的光會很不方便、很沒氣氛,甚至很危險,可是卻從來沒有好好思考過,倒底是為了什麼才需要亮?

提及新式的 LED 路燈,江佶洋表示其實太過光亮反而使得暗處顯得更暗,更容易潛伏危險,只在乎亮度,不在乎整體的影響,是很弔詭的一件事。應該是為了人的活動而去做光,不是為了空間,如同劇場是為了故事情節而打燈,不為了佈景。

「我的光影作品都是消耗能源,如果沒有反思,等於是在做一件會下地獄的事。」江佶洋打趣地說,不斷強調就算只是單純的藝術創作而亮,也應該有所反思。

光所觸發的哲學思辨

光影閃現的每分每秒都會成為過去,它同時象徵著一個經過的概念,如同時間之於歷史那樣。它是永遠無法被徹底留住的,因此更不需要花俏的包裝來引人注意,而是要提升人們對它的理解與重視。

講座的尾聲,江佶洋說自己是幸運的人,因為能以自己的興趣作為專業,又能以這個專業維生,大概也是因為這樣,才使自己更願意去思考創作與設計為的是什麼。

「讓光線和周遭景色融為一體,不要驚擾鳥類、昆蟲、左鄰右舍與天文學家。」最後,當問題回到「認為燈光設計最重要的是什麼?」的時候他用這樣的一句話,把光與黑暗與人事地物的真正關係,全都明朗化了。

欲罷不能,想讀完
在翻牆與不翻之間請別猶豫錯過知識撞擊
感謝支持
線上購票完成,線上驗證後皆能兌換實體票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