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rand
載入中...

溫郁芳

編劇

1996 年畢業於世新廣播電視電影學系,2000 年畢業於台大戲劇研究所,曾短暫投入拍片工作,目前專職劇本寫作,電影劇本《順雲》曾獲文化部 102 年度優良劇本優等獎,電視作品有台視植劇場《戀愛沙塵暴》、衛視中文台《長不大的爸爸》、八大《美人龍湯》、三立《波麗士大人》、民視《華麗的挑戰》、中視《轉角遇到愛》、公視《赴宴》《45 度 C 天空下》《大醫院小醫師》等,曾五度入圍金鐘獎,並分別以《我在墾丁天氣晴》及《含苞欲墜的每一天》榮獲金鐘獎最佳編劇。

世上最快樂的事居然是交稿?逢人就想問問題?最喜歡偷聽別人講話?編劇的生活可能跟大家想得不一樣,這堂講座我們邀請《戀愛沙塵暴》的編劇溫郁芳,聊工作也聊生活。

1.編劇都如何取材?
2.編劇容易把情節帶入現實嗎?
3.編劇的一天都是怎麼樣過的?
4.在編劇統籌下工作與自主編劇有什麼差別?
5.通常編劇統籌會如何分工?組員間如何溝通?
6.自主編劇容易碰到什麼困難?
7.進入拍攝期,分別如何與劇組溝通?

臉書
相關部落格
相關網站
泛答個人頁
影像紀錄
文字紀錄

文/Ann  Chen|女大生,生活就像日劇一樣,平淡偶爾浪漫。看書、看劇大概是平淡生活中最大的樂趣。

一部好的電視劇,背後除了演員、導演,還有一大功臣「編劇」,所有的故事起點、美好想像都是從編劇開始。在泛知識節「除了期待交稿,編劇的生活就像無間道一樣?」邀請到溫郁芳編劇和娛樂重擊主編陳柏全互動對談,帶大家一起深入認識編劇工作。

溫郁芳目前擔任電視編劇,最新的作品是植劇場的戀愛沙塵暴,之前的作品包括大醫院小醫師、波麗士大人、45度c的天空下、轉角遇到愛、公共電視、大愛劇場多部戲劇等,而最近手邊的工作是植劇場系列的「五味八珍的歲月」。

柏全:「溫編是怎麼踏入編劇這個行業的?」

世新畢業之後,喜歡劇場的環境,因此陰錯陽差地考上台大戲劇所。在念研究所之前也曾經跟拍兩部電影,在研究所期間,因緣際會的被小棣老師找到稻田當行政助理,那段時間就跟著小棣老師寫大醫院小醫生,從那時候就一直當自由編劇到現在。

柏全:「大家都很好奇編劇的生活,溫編一天的生活大概是怎樣?」

覺得自己每天都呈現雙腳萎縮自我隔離狀態(笑)在之前每天甚至早上七點才睡覺,每天要抽兩包菸。現在比較正常了,大概五點多起床,開始把貓同事服侍好之後上班。心裡有個打卡鐘,大約七點多開始上班,五點下班,有時候會加班到晚上十點多。

柏全:「獨立完成編劇,寫自己的故事和電視台委託的差異為何?」

像是戀愛沙塵暴是自由的形式,小棣老師只說了這部戲是屬於戀愛成長故事,其他的部分可以自由發揮。因為自己很喜歡寫歐巴桑的角色,所以從這個地方下手,寫了一個中年人的荒謬愛情故事。而平常和朋友、媽媽聊天時聽到很多抱怨,因此想寫一個和家庭相關的劇,故事就慢慢成形了。而另一種是接收指令的狀態,因為有局限有置入,所以必須依照著上頭的想法走。不過,一旦接受要寫這個故事之後,所有的過程都是一樣的,「必須喜歡你的主角」才可以讓他變成你故事的一部分。不管是自己想寫的故事或是別人的故事,經過前面的溝通討論,回到書桌前步驟都是一樣的,要喜歡你的主角、你的故事。

柏全:「溫編平常都從哪裡取材呢?」

取材分成兩部分,一個是生活、一個是學習。生活又分成過去、現在、未來,過去就是以前的事,求學過程、家庭、成長背景等;現在則是目前碰到的事情、台灣社會現在發生什麼事情也會影響劇本,例如陳國富導演會特別買壹週刊然後從中取材;而未來的夢想或渴望也會變成劇本的一部分;現在、過去、未來的交織是劇本很重要的一部分。在學習方面,編劇好像會患有資訊焦慮症,害怕自己沒有跟上腳步,因此會多看書、電影、電視,像最近重看了「生命中的鹽」,重啟了生活的感知,這些都是創作的泉源。

柏全:「溫編除了自主創作,其實也有多部改編作品,例如大醫院小醫生、華麗的挑戰等,在改編的劇本和自主創作的做法有什麼差異?」

曾經寫過大愛劇場真人改編的戲,在寫劇本的時候要隱惡揚善,怎麼樣從這裡面找到戲好看的邏輯,還是得想辦法把主角寫得有趣。另外是傳記的改編, 曾經改編過45度c的天空下這本書,在傳記類的改編必須要顧忌真實人物的想法,要和主角做很多溝通討論。例如,傅培梅的傳記,必須顧忌到女兒和兒子的想法,因為傅培梅本人已經過世,所以很多細節只能就現在有的資料去發展。在改編劇本會有很多真實和虛構之間需要拿捏的部分,不過回歸到劇本的專業,還是要有起承轉合、情節鋪展的問題。

柏全:「溫編曾經為了45度c的天空下,在布吉納法索住了一個月,去那裡取材的情況如何?」

在那邊很受歡迎呢!因為他們很少看到白白胖胖的人(笑)其實在那裡的感覺蠻難受的,布吉納法索是法國人的普吉島,不過一走出高級的villa,會看到很窮很慘的情況,像是骨瘦如柴的媽媽在哺乳、小孩伸手和你要錢等等,看到那裏的國情狀況是很難過的。同時也看到台灣農耕隊所做的努力,幫忙他們從荒漠的荒土引用水去種植農作物,這樣的情景很感人。

柏全:「劇本是從編劇產生的,因此編劇很常是發動的角色,在和劇組成員包括導演的溝通情況如何?」

除非編劇有很大的權力,否則都是製作人做決定。像是戀愛沙塵暴是很自由的,和導演讀本後,在演員的設定也給導演一些意見,一起討論對於角色和演員的想法,有時候也會和演員討論角色的設定。編劇若能參加前置會議蠻好的,因為每一個人對主角的服裝或模樣的想像不太一樣,對於文字表達的理解也不一樣,在經過討論溝通後可以把每一個人對於角色的想像放在最接近的位置。

柏全:「在拍攝完成後,編劇還需要做什麼事嗎?」

其實不太會去剪接室探班,相信專業分工。在整個劇組裡絕對沒有誰特別重要,必須要相信每人的專業。

柏全:「會特別在意自己劇本的評價嗎?」

比較在乎這些評價之後應該要怎麼進步,不在乎被罵,被稱讚當然會高興,不過受到稱讚這件事不是編劇的目的。可能是因為從小是一個被冷落的小孩,受到比較多責罵,小時候很渴望被肯定,也常常附和或揣想別人的想法,這是進入編劇工作當中很大的的挑戰,要自己做調整。編劇常常會面臨到別人對你的劇本質疑,一開始劇本可能要修改個二十次,但要有自己的信念,一味附和別人的劇本一定不好看,要堅持自己的想法。還是會在意別人的想法,不過也很高興聽到負面的聲音,在這當中找到下次進步的動力。

柏全:「邊拍邊播、邊拍邊寫對於編劇有什麼影響嗎?」

對編劇來說,以劇本的完成度來看是寫完再拍會比較好。韓國喜歡邊拍邊寫,劇情和情節比較偏民意導向。邊拍邊寫對編劇來說是很辛苦的,有一些東西可能會沒想得這麼完整,不過寫完再拍也會擔心跟不上現實。例如最近寫了一個故事,把華航抗爭寫進去,不過很擔心明年播的時候,觀眾已經淡忘這件事。

柏全:「最近有沒有醞釀什麼故事?」

最近是空的(笑)可能要花點時間躺在家裡的地板想一下。

柏全:「交稿完會做什麼事?」

會去看一部電影、放鬆一下,想一下這幾個月來有沒有得到什麼。「三省吾身」,每天會自己想一下今天寫了什麼有沒有什麼不足的。「反省」對編劇很重要。

欲罷不能,想讀完
在翻牆與不翻之間請別猶豫錯過知識撞擊
感謝支持
線上購票完成,線上驗證後皆能兌換實體票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