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rand
載入中...

我翻了 深入「地方」 的牆

邱星崴

耕山農創股份有限公司 負責人

邱星崴,南庄人。童年在大眠床上入睡,故鄉山水是我對這個世界的美麗啟蒙。一如許多苗栗遊子的宿命,長大後外出求學,不知不覺故鄉已經改變,山上種起別墅、河床挖起砂石,童年的美好不見了。我需要做點什麼來化解鄉愁。

台大社會系、清大人類所畢業後,我希望能夠返鄉重新活化故鄉的山水。社會學幫助我釐清故鄉的社會問題,找出可以永續經營的社會企業模式;人類學的訓練則幫助我捕捉文化的核心意象,深入了解在地的文化精髓。

老人照護、隔代教養、文化斷層、土地廢耕、勞力外流…這些常見的農村問題,也是我故鄉的問題。但這些都是表象,經過長期的社區營造以及田野調查,我認為復甦農村的根本關鍵在於重新打造在地的產業鍊。從第一級的生產到第四級的體驗,重新打通在地利基,青年才能返鄉,老人才有陪伴,文化才能傳承。

因此,我經營老寮 Hostel 以及 Valai 農創店,透過在地文化空間重新開啟故鄉的山林。老寮 Hostel 將會是第三級以及第四級的產業鍊,透過深度旅遊以及背包住宿提供服務和體驗,深入了解農村的價值;Valai 農創店則屬於第一級和第二級的產業鍊,透過製造和加工,提供有關山林五感體驗。

唯有一套緊密扣連在地的機制,我們才能讓企業與社會共生,真正創造一套屬於山鄉的社會企業模式。透過社企模式,地方產業才能再造,地方文化才能真正復興,才能真正把故鄉的山林以及文化種回來。

【 在返鄉之前,你搞清楚什麼是「地方」了嗎? 】

四十年前,台灣的地方社會星羅棋布,以農村、漁村、部落的形式點亮每一個角落,直到都市化以及工業化的吸收與拉扯,地方社會成為殘餘的存在。

過去地方社會的想像遭受現代社會的蠶食鯨吞,原子化個人堆疊的想像取代了血脈相連的社群總體。在當代,需要能對地方社會更真實的認識。這不只是應然,更是必然,是本土化二十年後的必然,是年輕世代台灣人的自我追尋。

但究竟什麼是「地方」?只要「返鄉」就是對土地的認同了嗎?什麼又是「文創」?究竟如何更有效地進入、組織與轉化,規劃出可行的社會行動?

「地方社會有爭奇鬥艷的珊瑚礁,也有幽幽黑暗的大海溝。我們要做的事情是直視真實,逼近到耳息可聞的程度。」

相關部落格
泛答個人頁
【 快問快答 】

第一次翻牆是什麼時候?什麼樣的情境下?

九年前回鄉跟老人家泡茶,在他們口中聽到另一個目眩神馳的世界。

如果把「知識」比喻成動物、植物、事物...等,你會把「知識」比喻成什麼?

根系,越深越展開越彼此交織。

最喜歡的茶是?

番庄茶(Formosa Oolong Tea)

文字紀錄

文/林立芸

如何讓農村保有現有文化與耕作方式,同時提升農村的價值是邱星崴不斷努力的事,他自 27 歲研究所畢業後投入「老寮 Hostel 打工換宿計畫」,並以老寮計畫獲得客庄青年創業首獎。看見老寮不斷吸引國內外年輕人、甚至美國老人也來響應,他開辦 Valai 農創店,致力於打造社會企業,結合南庄一到四級產業鏈,讓南庄農村文化復耕,同時締造價值,成為永續循環的商業體系。

在 2016 泛.知識節以「在返鄉之前,你搞清楚什麼是『地方』了嗎?」為主題的分享中,邱星崴將帶領大家討論為什麼要談地方與歷史脈絡、以及如何面對地方的未來。

「這是一個草鞋可能會打敗 Nike 的年代。」他說。

%e8%be%b2%e5%89%b5%e5%89%b5%e8%be%a6%e4%ba%ba%e9%82%b1%e6%98%9f%e5%b4%b4
Valai 農創創辦人邱星崴

在這之前,我們先談地方是什麼

台灣城鄉是由不同歷史背景堆砌而成的空間,累積著幾代人的生活。邱星崴認為歷史不是線性的,像一片沖積扇,充滿著時光碎片;歷史是同時並進的。

「而地方不同於城市的是什麼?地方是有情感的、有記憶的。」他說。

過去幾年,台灣出現了幾十億商機的「小旅行」市場。高鐵上的旅遊指南談論著各種在地小吃、舒淇穿著台灣的藺草禮服出席坎城影展,在在顯示越來越多人看見「地方」的價值 :城市的人們渴望回到地方找到一塊溫暖,這是一個草鞋可能會打敗 Nike 的年代。

地方同時必須放進歷史的脈絡中,被談起。

南庄歷經清領時期的漢番劃分、日治時期的番林整編、白色恐怖時期的台共掃蕩,以及解嚴後歷經本土化的社區營造…… 邱星崴開玩笑地說南庄每 60 年就要被滅一次。「現在我們認為社區組織是老人組織,但鄉公所、農會、農田水利會、國小、社區協會過去是地方菁英服務的地方。然而,地方菁英被掏空之後,社區組織長年被政治收買,不再有活力。」

「農村缺乏的不是勞動力,是腦力。」邱星崴想在南庄做的,是恢復台三線過去的文化地景:一層茶園、一層水稻,一層柑橘園。他希望靠著年輕人的腦力,恢復南庄過去特有的文化地景。只有那樣,文化才是活著的,沒有了茶園,眾人熟悉的客家山歌就是虛無飄渺的名詞。

「我想做的是文化的復耕,不是只有有機的復耕。」

邱星崴回想自己第一次回南庄創業便是做 老寮 Hostel,執行的是空間駐紮與深度體驗,透過打工換宿的方式,讓更多年經人深度體驗南庄。現在,他認為得朝「社會企業」發展,才能幫助一個地方永續再生。因此他創辦 Valai 農創店,將第一到第四級產業鏈連在一起,從農地復耕、農產展售、農產加工到在地旅行,Valai 農創店販售在地的農產品,直接且有力地創造農地復耕被需要的意義。

「Valai 農創店用在地的食材作出米鬆餅,落實從農田到餐桌的概念,吃進去的都是在地的每一口。」

從零到有創造出價值很難,教育市場、賦予消費者全新的價值觀,更是令人感到無比挑戰。幸運的是改變確實一步步發生,因為 Valai 農創店,有部落媽媽開始復耕小米,花生油、苦茶油、樟腦、陶器也都再現於當代,產生了與眾不同的價值。而地方的三大本質:「生產」、「交換」、「儀式」也在這當中生生不息、循環流動。

15439755_653890371449380_3137370103190571687_n
位於南庄的 Valai 農創店偶爾也會至其他縣市展覽。圖/取自 Valai 農創店粉絲專頁

「產業是文化的載體,而文化更需要被容器乘載。」

邱星崴說,若是忽略文化,人們便有可能為了復興當地經濟產業,做出令人不解的措施,例如花蓮曾為了迎合陸客,設計中國省份的夜市攤位、苗栗也有中國少林寺博物館等。「不了解歷史的官員會創造出與地方違和的文化,但文化應該是隨歷史而生。」這也是他在觀照當代地方,一定會將其放入歷史脈絡中討論的原因。

他從名稱談起,「Valai」是南庄的客家人長期與賽德克族混居而成的用語,意思是「真實」。也因為地緣關係,「Valai」只存在於南庄的客家村落,人是流動的、價值是流動的,真實,只存在於活生生的當代。

這是個意義匱乏的年代?

邱星崴認為,當代是崩解再造、意義匱乏的年代,人類比以前更自由流動,人流和錢流不再封閉,越來越多的價值被「市場」二字取代。「孝順、愛情、價值被金錢取代,人類的心靈需要安慰,透過各種不同的儀式彼此取暖。這也解釋了為什麼小旅行會如此流行,為什麼大家會樂此不彼地看待彼此進行的儀式。」邱星崴說。

「不過,在找出關於地方新的解法之前,不一定要完全遷就於現實,回到歷史看清楚脈絡,更能找出適合地方的方法。」

最後,他強調自己想做的,是幫助大家找出對地方的認同感:「不管多久後,南庄人還是南庄人,南庄的孩子還是南庄的孩子。」

欲罷不能,想讀完
在翻牆與不翻之間請別猶豫錯過知識撞擊
感謝支持
線上購票完成,線上驗證後皆能兌換實體票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