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rand
載入中...

我翻了 策展好像很輕鬆 的牆

鄭玉明

傑迪斯整合行銷公司 甚麼都要兼的總監

新聞圈打滾十多年,2001 年開始參與大型活動及整合行銷專案的規劃與執行,包括「國立海生館小白鯨行銷」、「 2005 國慶煙火晚會」、「2010上海 EXPO 世博震旦企業館」、「走進花生漫畫-SNOOPY  65 周年巡迴特展」、「 Charlie Brown Café 設計規劃&行銷」、「NASA-一場人類冒險」等。

深深覺得台灣開始面臨人才斷層的問題,期待經驗與知識能夠獲得傳承。

【 一場人類的冒險:NASA 特展如何誕生的? 】

一個從找員工旅遊地點冒出來的特展-「NASA-一場人類冒險」,在 2016 年掀起台灣的一陣太空熱,為了要將這些超大的真實太空設備搬到台灣來,去海關撒潑、拆了科教館、每天灰頭土臉的當搬運工、還得跟奧客周旋。

從接洽、規劃,到展出,一個策展是如何誕生的?而身為一個展覽,要如何同時考量到娛樂性、育樂性、甚至是內容的專業性呢?在科學嚴謹和展覽之前如何做拿捏?

如果你也好奇,歡迎一起再經歷一次「人類的冒險」,來談談 NASA 特展如何誕生。

相關部落格
相關網站
泛答個人頁
【 快問快答 】

第一次翻牆是什麼時候?什麼樣的情境下?

因為輕功還沒練成,我還翻不了牆,只能用「爬」的…...

如果把「知識」比喻成動物、植物、事物...等,你會把「知識」比喻成什麼?

人蔘,越久根莖發展的越多,越值錢,直到成精~

最討厭的科目是?

數學、數學、數學......但是我很會算成本利潤!

影像紀錄
文字紀錄
  • 文/侯沁歡|輔大織品系畢業的社會新鮮人,喜歡畫圖但是寫文章會拖稿的(偽)文藝少女。

2016 年 5 月 28 日,《NASA:一場人類的冒險》在士林科教館開展了,展覽的策展人,也就是這場講座的講者鄭玉明女士,開頭便以一個彷彿苦難仍然歷歷在目,卻又不禁引以為傲的語氣說了一句:「這真是一個心臟要夠大顆才能完成的展覽!」

把 NASA 搬進臺灣!

美國太空總署 NASA,絕對是大家在電影、新聞中都耳熟能詳的一個名詞,它是全世界太空研究的權威,但卻幾乎沒有在外舉辦過大型展覽。若要一窺那些厲害的太空航具與各式各樣的太空裝備,除了親自去一趟美國之外,似乎別無他法。對臺灣而言,又長期因為一些國際政治因素,使得 NASA 一直無法以官方名義在台推廣,這個特展也就成為 NASA 第一次,正式且公開在台灣亮相的場合。

這樣一個前所未有的展覽究竟怎麼被促成?一切竟然要從一場「員工旅遊」開始說起。2014 年底,正在安排一連串曼谷「逛街、按摩、吃東西」行程的鄭玉明,無意間在網路上看到寫著「NASA Exhibition」、「Bangkok」、「December」的字句,她好奇地想 NASA 怎麼會在曼谷有個展覽?在找不到更多資訊的情形之下,她和同事心一橫,決定寫信到 NASA 總部去問。

試想:在 NASA 的官網茫茫中找了幾個看似有可能的入口信箱,去信問了一個有關展覽資訊的問題,你心理預期被回覆的可能是 0 還是 1 ?答案是 1!NASA 在三週後竟然回信了!她和同事欣喜若狂,確認了年底在曼谷的展覽確有其事後,便再接再厲訊問「是否有可能也將展覽搬到台灣?」兩天後再度接到令人眼睛為之一亮的答案:「有可能喔,你們可以在年底時到曼谷與我們的策展單位洽談。」

如此這般,員工旅遊就決定到曼谷的 NASA 特展遊玩(出差)吧!

為了觀摩,鄭玉明和公司同仁特地選在 11 月底,展覽仍在進場布置的期間抵達,一走進展場,看到大型的太空器材陳列擺設,不禁讚嘆出聲,確認著「這些都是真的嗎?」而答案當然是「True, true, true! 」這樣的展覽要是能到台灣來那會多棒啊!帶著這樣的激情,鄭玉明開始了《NASA:一場人類的冒險》的台灣場策展之路。

一生一次的機會

身為美國公家機關單位與研究機構,NASA 本身並沒有「舉辦展覽」這樣的預算項目和內容,因此這次的巡迴特展是透過一間芬蘭策展公司代為執行,也是鄭玉明後續的溝通單位。

然而,這一場很令人興奮的合作,中間曾有一度由於授權費用(以歐元支付)太貴、展品太龐大,使得雙方的合作洽談在 2015 年初形成僵局而中止。所幸之後遇上歐元猛烈下跌、策展公司也因為想要進軍亞洲而有所退讓,這才得以讓雙方在 2015 年 7 月簽訂了合約,並在同年 9 月開了記者會,正式向大家宣布「NASA 來了!」。

然而,與其說看見一生一次的特展是個偉大紀錄,倒不如說整個展覽打從一開始就是策展團隊不斷打破紀錄的舞台。從一開始的 13 小時史上最久場勘、信箱 3000 封 outlook 的信件往返、電腦裡 54G 的巨量資料夾、海關外裝著 800 項物件的 21 個 40 呎貨櫃、以及連續 20 幾天以小時為單位規劃的密密麻麻進場時程,所有的前期準備都讓人嘆為觀止。

然而真正的好戲還在後頭。

在「天殺的進場工程」裡,鄭玉明笑稱:「我們幾乎快把整個科教館都拆光了。」由於限重三噸、深度三米的貨梯,裝不下三噸半的泰坦火箭引擎,也容不下長度七米二的阿基娜目標飛行器;就算把太空梭的鼻頭大卸六塊,也仍然沒有一塊能被貨梯接受。

在這樣的狀況下,團隊只好先拆了科教館一樓的整片落地窗,寬度驚險得剛剛好能將展品運進大廳中庭,接著訂做大釣桿、特大號推車與特耐重的置物平台,讓它們能被吊掛上升至七樓展館,到了七樓,還得拆掉展館外的防火鐵捲門,其中不斷有大大小小的考驗穿插,挑戰著策展團隊的應變極限,終於才讓作品就定位。

《NASA:一場人類的冒險》指的是人類想要登陸月球的偉大夢想,奠基在這樣的背景故事,從無人機計畫的登月嘗試,到阿波羅計畫的月球插旗,好幾個太空計畫中所使用過的航太器具,在此展中全都齊聚一堂。這些帶著人類邁進一大步的夥伴,平常分散在十多個不對外開放的太空中心裡,鄭玉明驕傲地說:「要親眼看到全部的東西同時出現,這可能是我們一生只有一次的機會!」

NASA 特展在科教館總共佔有 1000 多坪的空間,除了原本官方的巡迴內容外,台灣場還多了另一個創舉,那就是首次讓臺灣國家太空中心(NSPO)與 NASA 同台出現,許多值得被大家認識的人才與成果,例如人造衛星福爾摩沙系列,藉著展覽也搬到了大家面前。鄭玉明說,展覽能真正落成,除了公司團隊的付出,也要感謝科教館的支持與犧牲,冒著許多風險盡力地配合與「破紀錄」,才讓 NASA 特展得以順利誕生。

策展到底是在策什麼?

一連串的磨難分享結束,鄭玉明總結:「所謂策展,包含了前期的展覽規劃、展覽行銷與開展後和觀眾相關的眾多事項。」

上述提到的場地規劃、動線規劃、展品來去的運送與浩大的佈展工程都是其中一環,即使原本對硬體設施和工程規格一竅不通,為了穩妥地確認與照顧這些來台的展品,策展人也得學著看場地配置圖、並和策展公司詳細溝通時程、排進程表,才能讓出借方放心地將物件運送來台。

而行銷則包含了主視覺、各式宣傳設計、票務與背後如何營運的問題:例如此次吉祥物「阿波羅」是委託了 BANANA MONKEY 設計、再經由民眾命名才誕生的太空猴子,文宣用色也依照對象不同,而有了適合國中小孩童的鮮豔黃色、與給大人沉靜嚮往之感的星空色。而展覽與觀眾如何接觸,接觸後還會發生大大小小的狀況,都需要一一解決。

在觀眾端,導覽是一個很重要的安排,付費還是免費?定點或是定時?是人員解說還是 QR code 掃描?這些林林總總,NASA 特展全都準備了,為的就是希望能盡量滿足所有人的需求、提供最多樣的選擇。

另一方面,考量大家喜歡能拍照與互動體驗的展覽,所以有別於 NASA 原本單純的靜態參觀方式,台灣場將展品燈光打亮、並且新增了 AR 體感互動;展覽期間更邀請了太空界的專業人士演講,讓內容知識更豐富也更吸引人。

其他還有諸如工作人員的安排、展品的照護等等都是需要安排的環節;鄭玉明另外還特別提到關於市場票價的問題,《NASA:一場人類的冒險》特展有著全台有史以來最高的全票票價:380 元,雖然訂定時不免猶豫,但面對展品的保險費、展場施工與人員的費用,這個價錢仍是不敷成本,她提到,對策展公司來說,若票價不提高,往後便只能陷入廉價展覽與劣質展覽的惡性循環,內容與品質也只會每下愈況。

話說回來,在這次 NASA 特展終於登台之前,其實也曾有不少策展公司試著接洽而沒有成功,鄭玉明說,有時這一切只能說是天時、地利、人和,這個特展能得到許多好的風評與迴響,同時擁有不可多得的策展經驗,是她最開心的事;問她要不要再辦一次?她雖笑說:「我死都不要,真的太累啦!」但驕傲的神情仍是清楚掛在她的臉上。

欲罷不能,想讀完
在翻牆與不翻之間請別猶豫錯過知識撞擊
感謝支持
線上購票完成,線上驗證後皆能兌換實體票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