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rand
載入中...

我翻了 「以後就靠你了」 的牆

陳亮甫

醫師勞動條件改革小組 執行委員

大一開始在各種社會運動沾醬油,三年前比較積極參與醫勞小組的工作,大致上也不太知道怎麼跟人家解釋我到底在幹什麼,例如對我爸媽;然後不太喜歡別人聽了我做的事情、或者被發現我在幹嘛後,對我說「加油,就靠你了」這類的話。

喜歡臨床工作和醫學知識,不敢說是什麼厲害的運動者,只希望自己在做的事情,可以讓那些很努力的前輩們還有自己這一代,都能更好一些,或者不要壞的太快的工作環境。

【 醫師過勞與健保的烏托邦之夢 】

從醫護人員過勞、二代健保,到最近的陸生健保問題,隨著社會的改革和變化,白色巨塔內的問題也一一浮現。

目前醫療體系到底出現哪些問題?面臨到什麼樣的挑戰?而這些事情又和一般民眾有甚麼關係?講座將從大眾耳熟能詳的新聞議題出發,帶領大家一一檢視今日的醫療體系,除了了解問題之外,還有作為民眾可以怎麼盡自己所能,守護自己的健康。

然後希望多留一些時間和大家互動(詞窮了就是希望大家多講話我怕冷場QQ)。

相關部落格
相關網站
泛答個人頁
【 快問快答 】

第一次翻牆是什麼時候?什麼樣的情境下?

交到壞朋友。

如果把「知識」比喻成動物、植物、事物...等,你會把「知識」比喻成什麼?

這個問題實在太難了想不到什麼很潮的答案。

所以說...未來可能會選哪一科呢?

隨遇而安啦。

影像紀錄
文字紀錄

文/史比野塔 │ 自由文字工作者。此刻希望多一點勇氣及溫柔看待這個世界,然後讓更多的美好被看見。

 

電視劇《麻醉風暴》中,主角麻醉科蕭醫師所在的醫院只有兩個麻醉醫生,值班人手不足不僅可能無法負荷醫病問題,長期超時工作也讓身體吃不消,疲勞狀態讓蕭醫師一度成為手術失敗的代罪羔羊。醫師過勞的問題仍不得不重視。

臺大醫院實習醫生,同時為醫師勞動條件改革小組執行委員的陳亮甫,便在這次的 2016 泛 · 知識節上以「醫師過勞與健保的烏托邦之夢」為主題,帶著大家從健保角度討論醫師過勞的現況。

現為臺大醫院實習醫生兼醫師勞動條件改革小組執行委員的陳亮甫

超時工作、無勞基法保障的醫療人員

「目前醫療人員有工時過長、無勞基法保障的問題。」陳亮甫說,以每週工時為例,外科住院醫師每週平均工作 140 小時、住院醫師 100 小時、實習醫師則有 88 小時。而職業促發腦心血管疾病的認定標準為每週工作 65 小時以上(註1)。醫師在過勞的狀況下,可能導致誤診率上升、醫師身心受害、醫師人力流失,另外因疲累造成口氣不好,醫院信譽也可能下降。

造成醫護過勞的原因很多,如沒有勞基法保障、國家沒錢缺乏經費、市場化、健保制度等。陳亮甫針對「健保」的部分說明,這個看似對病人友善的制度,如何因過程中的不當操作造成醫護過勞。「健保的基本精神是,不要有人因為窮看不起病。醫療是個高價值、高成本的服務,健保的存在能夠延緩階級差異的擴大。我們在意的不只是病人的醫療品質,而是希望整個體系對大家友善。」

健保的運作方式,是由健保局給予醫院健保給付,醫師提供病人服務後,回報服務量,再從醫院獲得薪資。「在這樣的過程中,有可能出現健保局給醫院的部分不夠,醫院與醫師之間出現勞資剝削、須以客為尊的狀況出現。而與過去相比,病人可能事先在網路上查過疾病的介紹與治療,與醫師的關係不像是以往家父長制那樣,醫生的診療照單全收,有可能產生醫病衝突。」

看一次醫生,發生了哪些事?

那麼實際上看一次醫生,健保如何發揮效用?

他以一個三口之家為例,月薪 30K 的媽媽每個月需要繳 446 元的健保費,媽媽的老闆則要繳 1,446 元,政府則出 241 元,這些加起來理論上便是完整的「可運用健保費」。一天你突然嘔吐、拉肚子整天,到醫院看急診,醫生診斷檢傷三級,看起來像急性腸胃炎,為你安排 X 光檢查。診查費加影像檢查費共 1200 點。換算下來,掛號費 400 元、部分負擔 420 元、健保給付 563 元。

你或許有發現,若到基層診所只要收取掛號費,醫學中心和區域醫院則要收取掛號費及部分負擔。陳亮甫說,診所看小病、醫院看大病的分級醫療制度,不僅能節省資源消耗、讓醫院各司其職外,也能顧及社會公平。但如果民眾抱持著看哪都行的心態,就容易造成資源分配失衡。

「當然,也或許是因為民眾無法分辨小病、大病,也怕小病拖久了變重病;甚或是有『反正去小診所也可能被轉去大醫院,倒不如直接去 X 大也很近』的想法。加上醫護人員有限,導致醫學中心過勞、基層診所越來越弱的傾向。」他還提醒,在醫院急症室的病患常常因重症而愁容滿面、大聲嚎叫,反倒有可能造成一般小病病人更加不適。

「去小診所不如去大醫院」,你也有這樣的迷思嗎?(Photo from flickr, CC License)

應加強民眾認知、因地制宜

所以真的是「健保」造成醫護過勞嗎?其實,民眾的認知也會影響就醫行為。

陳亮甫建議大家,可以思考自己生活周遭有哪些醫療場所。以台大醫院地區為例,附近其實還有北市聯醫中興醫院北市聯醫仁愛醫院三總民眾診療處等,當了解身周有哪些醫療場所,不僅可以花費較少、更快接受診斷,甚至在遇到緊急狀況時,也能比較快反應,提升自我照顧能力。「比如,若感冒第一天馬上去大醫院,反而有可能傳染到其他疾病。」

最後,他舉日本東京消防廳的狀況為例。該處設置有「24 小時救急相談熱線」,在發生症狀或意外時,民眾可以打電話去詢問該如何處置,如果不到需要出動救護車接送至大醫院的程度,就會安排先去診所。如此一來便能降低救護車出車頻率,讓醫療救援真正「用在刀口上」。

「現在的科技如此發達,熱線或 App 等設計,都能引導民眾判斷,創造更好的醫護環境。當然,國外的設施與情況可以參考,到了台灣本地也需要因地制宜,才能達到真正功效!」

 
註1:根據勞動基準法第 30 條 ~ 32 條規定,勞工正常工作時間每週不得超過 40 小時;而若勞工在發病的前一個月內加班超過 100 小時,則認定為長期工作過重。這邊以一週超過 40 + 100/4 = 65 小時計算。

欲罷不能,想讀完
在翻牆與不翻之間請別猶豫錯過知識撞擊
感謝支持
線上購票完成,線上驗證後皆能兌換實體票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