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rand
載入中...

我翻了 經典教育背了好像就好棒棒 的牆

陳巍仁

元智大學通識教學部 助理教授

臺灣師範大學國文學系博士,可是沒有在中文系教書,反而開心地待在能接觸最多學生的通識部門,且認為這是一種幸運,最大的希望是把每門通識課變成能夠影響學生一輩子的學習經驗。

目前致力文學閱讀、經典教育等領域,開設「詩與當代生活」、「飲食文學與文化」、「閱讀產業與文化傳播」、「輕鬆優雅學易經」等能夠連結社會現狀、人生情境的有感課程,曾三度獲教育部公民核心能力課程計畫績優計畫獎勵,並受遠見雜誌報導為「文學魔術師」。

課餘宅屬性明顯,同時擔任元智多媒體動漫社與不成文詩社的指導老師,思考與授課風格因而兼具愛詩人與御宅的特質。

【 《弟子規》的倫理想像與副作用:兼談當代兒童讀經教育的問題 】

如果你在街上大喊一聲「弟子規」,立刻能接答「聖人訓」三字的人口比例,絕對超乎你的想像。

《弟子規》彷彿是現代倫理教育中重要的經典讀物,然而,這本《弟子規》從來沒有經過教育部的審訂與認可。《弟子規》能在各級學校如此普及,原因究竟為何?

目前三十歲以上的朋友曾接觸過的童蒙讀物,大體上不出《三字經》、《千字文》、《百家姓》等範疇,這本《弟子規》從什麼時候開始,得以廁身經典之列,又是否一如其推崇者所宣稱,此書乃繼承儒家正統,且自古廣為流行呢?

此外,近幾年來臺灣與中國皆湧起「兒童讀經班」熱潮,甚至舉辦各種「狀元會考」、「萬人背誦」活動,此風氣對當代社會的產生哪些影響?來龍去脈又是如何?本場演講,將一舉破解《弟子規》與讀經班的祕密,並引出深刻的省思。

相關部落格
泛答個人頁
【 快問快答 】

第一次翻牆是什麼時候?什麼樣的情境下?

大一時在一個有門禁管制的風景區玩太晚,而且沒聽到閉園廣播,結果被鎖在裡面,只好爬過圍牆與樹叢逃出來。

如果把「知識」比喻成動物、植物、事物...等,你會把「知識」比喻成什麼?

絕對是鴨嘴獸,被發現時從外型到卵生哺乳等現象,都把生物學家弄瘋了,既奇幻又跨域,實在太迷人。

最喜歡的動漫是?

情感上是《聖鬥士星矢》,理智上是浦澤直樹的《Monster》和《二十世紀少年》,最近讓中年荷爾蒙勃發的則是《少女與戰車》,Panzer vor !

影像紀錄
文字紀錄

文/陳柔安

如果你在街上大喊一聲「弟子規」,立刻能接答「聖人訓」三字的人口比例,絕對超乎你的想像。《弟子規》簡單的三字訣,每個國小生都會背誦,看起來沒什麼大礙的品德教育教材,到底對我們的社會有什麼影響?

此外,近幾年來臺灣與中國皆湧起「兒童讀經班」熱潮,甚至舉辦各種「狀元會考」、「萬人背誦」活動,此風氣對當代社會的產生哪些影響?來龍去脈又是如何?本場演講,將一舉破解《弟子規》與讀經班的祕密,並引出深刻的省思。

這次,2016 泛.知識節「弟子規的倫理想像與副作用:兼談當代兒童讀經教育的問題」講座便邀請到元智大學助理教授陳巍仁,帶大家一窺弟子規背後的暗潮洶湧。

%e9%99%b3%e5%b7%8d%e4%bb%81%e5%bc%9f%e5%ad%90%e8%a6%8f
元智大學助理教授陳巍仁帶大家認識《弟子規》

典率化驚人的《弟子規》

陳巍仁曾在大一國文的班級中做調查,發現有九成的學生接觸過《弟子規》,《弟子規》也是讀經班的標準書目。他說,「典率化」指的是從出現到變成經典的過程,而弟子規迅速的典率化現象很不尋常。

《弟子規》被認為由清康熙年間山西的秀才李毓秀所作,用來當作私塾的教材,並且取論語學而篇為中心思想,很多人認為《弟子規》是儒家思想的延伸。1990 年前,傳統的經典教材為《三字經》、《百家姓》、《千字文》、《千字書》,而《弟子規》從沒流行過,文獻資料甚少。不過 1990 年後迅速崛起,在這二十年內,是什麼使弟子規迅速典率化?

1994 年,王財貴教授認為小朋友讀經典可以救國,因此大力推行兒童讀經教育,並首先與儒教機構華山講堂合作。後來這個理念陸續受到各種宗教團體認同,《弟子規》總共 1,080 個字,每句 3 個字,不會太長、不會太短,剛好可以背起來;因此各團體調整教學核心,將重心放在《弟子規》,主要的推行者包括淨空法師、福智文教基金會、一貫道等。這些團體挹注大量資源,從教材編纂、師資志工訓練、讀經活動個層面影響社會,並主動進入學校教育體系。

古老經典已不合時宜?

陳巍仁說明,《弟子規》是「由家而國、推己及人」的理想制度,可以穩固封建秩序,而首句「弟子規、聖人訓」將重點放在「規」,同時也揭示擁有權力者是「兄父」,意指只要在家族裡扮演好自己的角色,就能獲得公平的資源分配。他笑,「這樣的道理在封建社會確實適用,不過在當代社會完全不適用。」

那麼,《弟子規》和儒家真的有關係嗎?「《弟子規》的確可以呈現一部分的儒學觀,不過先秦儒家並沒有『規訓』的概念,孔子的仁禮是放在情境中討論,並不是訴諸權威。倫理學的重點是當我們決定要做什麼的時候,得知道自己為什麼要這麼做,而《弟子規》從頭到尾有 43 句『勿』,卻沒有說明為什麼不行,指導性質多,探討意義少。」

陳巍仁認為,《弟子規》有太多內容不符合當代情境,在教學時需要花大量時間重新檢討、重構意義、重建意境。其中的倫理秩序想像也已經無法解決當代困境,單一判斷標準更難對現今社會的重大議題產生幫助。「當代公民素養:科學、美學、民主、倫理、媒體識讀弟子規都未涉入,為什麼還要將龐大的社會資源挹注在《弟子規》?甚至不去探討不合時宜的部分?」

english_quiz_2007-8-16
《弟子規》已成為台灣普遍教材。圖/By enixii. ,CC BY 2.0, wikimedia commons

當代兒童的讀經教育

2016 年的四月,開始出現「鄭捷效應?兒童讀經班變夯了」這樣的新聞標題。新聞內容提到,讀經班的推動單位認為,鄭捷的出現是因為社會道德感減低,而兒童讀經班可以重建社會的道德感。真的是因為道德感降低嗎?兒童讀經班又真的可以解決問題嗎?很顯然地,這是一組被過度簡化的問題與答案,遺憾的是仍有人相信。

王財貴教授認為,兒童三歲以前就可以讀經,等到他長大之後,這些文言文將會轉化成智慧,而讀經班的教學多由志工媽媽們負責,比起受過專業訓練的教師,只是重複:「小朋友、跟我唸」,這樣「只需背誦無需解釋」,真的有效益嗎?

「教育必須有方法,已經有不少當代很多學者對『大量記誦對形塑知識的幫助』提出懷疑,相反地,講故事永遠比記憶更有效,倫理學應該要從情境中形成。」陳巍仁舉漢聲出版的《中國童話故事》為例,認為倫理在「故事」上的效果比「規約」更能形成信服力與持久性,讓小朋友在故事的情境裡做出道德價值抉擇。

欲罷不能,想讀完
在翻牆與不翻之間請別猶豫錯過知識撞擊
感謝支持
線上購票完成,線上驗證後皆能兌換實體票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