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rand
載入中...

我翻了 未知 的牆

雷震卿

剪接師

文化大學戲劇系影劇組畢業,1989 年進入中央電影公司在外雙溪的製片廠,成為末代剪輯助理,亦即台灣電影最後的學徒制出身。從膠片年代開始,影像是實體的抓在手上或纏繞在肩上工作,現代儲存資料的硬碟在當時就是一間大庫房,一部電影的毛片一捲捲裝在鐵盒裡堆起來像一根又一根的大柱子,等我們整理出分場序後,排排站又是一整面牆的片架。每天搬片盒奔來跑去,或在搖片機上練臂力搖片,完全體力活兒。如今變成鎮日坐在電腦前,弄到腰痛右手臂痠痛的標準不出門宅女。

入行時如紡織娘般的女工,乖乖站在師傅後面見習,熬了幾年才能下手剪輯,從機械式傳統剪接機到電腦剪接機改朝換代,我在片廠十六年見證了台灣電影世代的演化。因為早期器材的限制,我們被訓練成要能以最樸實的卡接完成天衣無縫的剪輯,連溶出溶入或淡出淡入這種常見的轉場方式,非必要也盡量少用,因為每一個特效都是錢,都必須經過繁複工序再送進沖印廠各個單獨制作。

現在回想,這倒是個很踏實的訓練過程,每次下刀(真正的刀片)前都必須深思熟慮,不能只執著於接點,必須對個案有透徹理解,整體架構佈局都有定見後才開始動作,因為只有一份工作拷貝可用,沒有像現在,直接在電腦軟體上試過來試過去再想想看,反正都是電腦動作,又可以嘗試幾十個版本~

隨著電腦配備越來越便利,我也順勢離開片廠獨立接案,專長劇情片和紀錄片。目前是 SOHO 族,也在國立台北藝術大學和台灣藝術大學任教,教授學生學習電影剪輯。

【 從膠片到數位,關於剪接師的十個問題 】
1. 膠片時代,剪接師的養成如何進行?
2. 從膠片進入數位,有哪些東西被改變了?
3. 進入數位後,剪接師需要多學習哪些東西?
4. 該具備什麼樣的特質才能成為剪接師?膠片時代與數位時代有所不同嗎?
5. 隨著新科技 3D 以及 IMAX 的普遍應用,對剪接師會有影響嗎?
(其餘五題開放現場提問)
臉書
相關部落格
相關網站
泛答個人頁
影像紀錄
文字紀錄

文/史比野塔,自由文字工作者。此刻希望多一點勇氣及溫柔看待這個世界,然後讓更多的美好被看見。

在影像敘事裡,剪接師是個不常被提起卻至關重要的角色。在經過編劇撰寫腳本、導演畫好分鏡圖、正式上機拍攝後,大量的影像攤在面前,不同的邏輯下剪輯、排列順序,可能就會出現成千上萬種故事。但最後賦予肯定且唯一意義的便是剪接師。

從前少提到剪接師可能是因為編導的權力與光環過大,現在則是因為技術的普及,導致「人人都能剪接」。然而作為影像作品的最後守門人,應該具備什麼樣的技術與思維?在這次泛·知識節上,請到了經歷中影末代剪輯助理的剪接師雷震卿,談過去的技術養成、從膠卷轉化到數位剪接時有哪些差異,以及對於現在科技繼續往前邁進,如何看待3D與IMAX之於剪接的發展。

回想當年如何走上剪接師之路,雷震卿說彼時沒有那麼多影視科系,只能選擇念文化大學影劇系。1989年進到中央電影公司製片廠,在剪接室裡一待就是16年。進入製片廠之後才知道想當剪接師其實很難,因為當時只有進製片廠一途,或是採獨立剪接師的師徒制。不過雷震卿也提到,以前的剪接師很幸福,因為片量很大,只能找他們剪。尤其是後來同步錄影的年代,剪接師身邊最少需要一個剪接助理。當一個剪接助理要做的事情五花八門,比方整理片子、分類等。雷震卿說,因為是順拍,拍出來的場次跟鏡頭一定是亂的,因此就要先順好場次,畫面和聲帶用紙筆記錄下來。雷震卿笑說,自己就像是紡織廠女工一樣,每天搖片子搬片盒,完全體力活。必須要等這些事情做完後,才拉小椅子去看導演與剪接師怎麼做:為什麼鏡頭要這樣接、為什麼要這樣改戲等等。眼看15場要剪完,就要趕快把16場搖出來,讓剪接師能順利作業。因此說實在,剪接師並不會主動教你那些技巧,純粹看「你是把自己當女工,還是加到整個作業裡」,決定學習剪接的路能走得多遠。當然一有機會,雷震卿也常去看已經上映的電影,與工作上的學習互相對照。

在能獨當一面之後,也碰上了膠卷轉換成數位操作的時刻。雷震卿回想剛開始中影進電腦剪接機時,十分恐慌。但真的使用後發現一點都不困難,軟體就是為使用者設計。只是工序不同:拍完影像後會先送去沖底片印出毛片,而聲音的部分則必須要對同步,練眼力一般看磁孔跟磁孔有沒有對準。這些辛苦的過程在有了電腦後都簡化了。不過對於剪接的嚴謹度跟過去比就沒那麼高,因為隨時都能修改。在膠片時代,毛片只有一份,剪壞了就沒有。雷震卿就常看到師傅與導演在一旁輕鬆聊天,因為要聊出一個排列組合是最能傳達訊息的。否則修改的地方越多,不只粘補的膠布就會越厚,要從片架拉出片子修改也十分麻煩。導演往往更加深思熟慮。而這也是雷震卿觀察到膠卷進入數位後的隱憂:有些導演可能會覺得拍了再說,卻沒有去思考自己到底想要什麼。

至於提到最近正火紅的3D技術,雷震卿說在拍攝及放映設備的規格上,如果有些不同的設定,在一開始的視覺或是分鏡上就會有所規劃。但與其談3D或IMAX,不如想像觀眾在手機螢幕或電視上看的不同感覺。前者是人包圍影像,後者則是畫面包圍人,同一部片在這兩種大小的螢幕上就會給人不同的感覺。導演或剪接師必須要體認到要以不同的節奏處理。當觀眾可以看得很清楚時,細微的變化都能輕鬆看到,一顆鏡頭的秒數就可以被拉長。但如果是在手機上看,演員的演出就會相對誇張,特寫鏡頭也比較多。

但不諱言的,雷震卿說3D對她來說確實有些障礙,因為通常一般投影幕,會是你想要逃避現實的地方,「real與true的差別」。不管發生多嚴重的事情,它都在想像裡。但有3D後就不一樣,3D讓觀眾感覺它不僅僅是一塊布。因此在看《阿凡達》時,雷震卿感到一陣頭痛,因為它的感官刺激分秒都在撞擊自己。但看《碧娜鮑許》時卻又覺得相對合適,原因或許是於讓觀眾身歷其境,有時候舞者跳到街道上,觀眾就像是在街頭看他們跳舞。與環境結合的思考不應該分割開來,必須要跟當下環境有對話。因此不是說現在流行3D,影像創作者就應該跟上潮流,需要思考的是片子類型與科技是否相符合,才能更準確地傳遞出想說的話。

欲罷不能,想讀完
在翻牆與不翻之間請別猶豫錯過知識撞擊
感謝支持
線上購票完成,線上驗證後皆能兌換實體票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