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rand
載入中...

我翻了 環境是需要被保護的 的牆

陳惠琳(Shadow)

循環台灣基金會 副執行長

曾經以為設計師是個讓世界會更美好的工作,在經歷多年電子產品、家用品、家具設計之後,恍然大悟產品設計師只是推進資本主義、消費主義往高速前進的幫兇,毅然決然出國旅行及唸書。住過印度、澳洲、美國、歐洲之後,發現這艘地球艦上,誰也離不開誰,所有的共業大家一起承擔。美好的生活品質,需要高度的公民意識去爭取。看不慣的事想要改變,只能從自己開始。曾任樸門永續設計講師,荷蘭循環經濟組織研究員。著作包括《呼吸印度》。

【 洪水來臨前,我們還有一條路:循環經濟 】
講座時間:2016-11-19 11:10:00
講座地點:track7

氣候變遷越演越烈,隨著全球三千萬人看過「洪水來臨前」的紀錄片,除了世界末日的恐慌,不禁想問我還可以做些什麼?其實,氣候變遷只是其中一環,我們的資源即將浩劫,海裡的垃圾快比魚還多,再不做出改變,下一代的生存條件將越來越嚴苛。

追根究柢,這些問題不是各自獨立,乃是都源自於我們的經濟模式出了問題。線性經濟,大量鼓勵開採、製造、消費最終廢棄,也大量地揮霍我們有限的資源。相反地,循環經濟是以仿效大自然的生態中循環生生不息的模式,讓所有的產品被設計再回到原生物料的供給循環中持續被應用。

大自然裡沒有所謂的「廢棄物」,只有放錯位置的資源。在重新設計、配置、保存資源的背後,隱藏著大量的商機。麥肯錫顧問公司、世界經濟論壇與艾倫‧麥克阿瑟基金會合力分析產出的報告指出,循環經濟可在五年內創造 5 億美金的淨收益、10 萬個新工作,並避免 1 億噸的材料浪費。因此歐洲國家爭相投入,搶佔這波新商機。

如何用聰明的方式「設計」產品、商業模式、乃至系統以打造創新的循環經濟發展模式?也許洪水來臨前,我們還有出路。

相關部落格
泛答個人頁
【 快問快答 】

第一次翻牆是什麼時候?什麼樣的情境下?

從小被灌輸國家分「先進」和「落後」 ,不向上看齊是匪夷所思的行為,因此叛逆地跑到印度旅行四個月,過過赤腳旅行右手吃飯左手上廁所的咖哩人生,也從此意識到所謂的「個人價值觀」也不過是社會型塑之下的產物。

如果把「知識」比喻成動物、植物、事物...等,你會把「知識」比喻成什麼?

水(滴水穿石)。

身為循環經濟的倡議者,最不能忍受朋友浪費什麼東西?

時間。浪費時間做沒有意義的事情。

影像紀錄
文字紀錄

洪水來臨前,我們還有另外一條路循環經濟

「為什麼我們要談循環經濟?因為總總問題的根源,其實不是出在環境,而是出在我們的經濟系統,問題的根源就是線性經濟。」— 循環台灣基金會副執行長陳惠琳

文/陳怡潔| Yvette Chen ,媒體業的OL一枚,也是個背包客/偽文青/動漫宅的綜合體。

李奧納多狄卡皮歐的氣候變遷紀錄片「洪水來臨前」,指出當前人類面臨的環境危機,然而,在走向崩壞的臨界點之前,我們還能做什麼?在這次的泛科知識節中,循環台灣基金會的副執行長 Shadow 陳惠琳,分享了在洪水來臨前,其實我們還有另外一條路循環經濟。

我們面臨的挑戰:環境失衡

環顧四週,我們正面臨了北極融冰、空汙紫爆、資源耗竭、海洋汙染等環境失衡問題。Shadow表示,大家都說環保很重要,然而,翻個牆,換個角度問:如果環境沒有被破壞,我們為什麼要保護它?當你說需環境要保護,其實就已預設立場是環境就是會被破壞。「為什麼我們要談循環經濟?因為總總問題的根源,其實不是出在環境,而是出在我們的經濟系統,問題的根源就是線性經濟。」

Shadow 指出,線性經濟的模式生產商品必須先開採資源,製作過程中用到電力等很多能源,發電過程會造成污染,商品用了幾年後壞掉,就變成廢棄物。雖然廢棄物會回收,但回收若沒有好好被計畫,欠切有效能的回收系統設計,只能稱之為「降級回收」。例如手搖杯用的一次性飲料杯,目前全台灣只有一家回收廠可以回收,而所謂的回收就是做成金紙,回收的杯子其實只在回收系統中稍微留了久一點,然後就全部燒掉。回收其實沒有辦法解決問題,必須回歸經濟系統,才能解決問題。

揮霍下一代資產的年代

我們的資源正在快速耗竭,一個在 2010 年出生的小孩,石油在他四、五十歲就會耗盡、天然氣在他三、四十歲就會用完。我們到底還剩下多少資源可以給下一代?「這是一個揮霍的年代,我們就這樣揮霍下一代資產的年代。」這個體系造成了環境變遷、氣候變遷、空氣汙染、資源耗竭,因為無法忍受自己成為這個體系的共犯,原為工業設計師的 Shadow 離開了設計界,走向一條新的道路。

線性經濟到循環經濟

線性經濟模式中,一隻新 iPhone 賣 萬台幣,但回收後萃取出裡面的金銀銅,價值只剩 100 台幣。因 iPhone 追求輕薄短小,把所有零件黏在一起,回收後無法拆開回收,只能把製作手機時的設計巧思、資源、勞力都一起絞碎。然而,從大量開採、丟棄的線性經濟,到資源不斷循環、再生的循環經濟,從 萬到 100 元中,蘊藏了多少商機?歐盟在 2015 年發布了「循環經濟方案」,表示歐盟毫無選擇而必須推動循環經濟,並預估循環經濟可以創造 兆 千億歐元經濟效益,每年為企業省下 6000 億歐元。

循環經濟模式—零廢棄、零污染

循環經濟是從大自然找靈感,大自然當中是沒有廢棄物的,循環經濟是運用無限能源、多樣性、物質循環和零廢棄,用策略把資源留在經濟系統中。

以手機為例,荷蘭的 Fairphone「公平手機」是一隻模組化手機,使用者可以自行拆解和維修,每個零件都能在網路商站分開購買,主機板能支援未來升級,相機畫素想要提高只要換鏡頭、喇叭壞掉只要換喇叭,就可以繼續使用。Fairphone 創辦人 Bas van Abel 強調「如果你不能打開你的手機,你就從來沒有擁有它。」

循環經濟模式擁有權的轉移

循環經濟的另一個重要思維,是擁有權不應該在消費者身上,而應該回到生產者本身。例如飛利浦正在歐洲進行的照明租借,不是賣燈泡給你,而是把照明系統租借給你,提供從照明規劃安裝、保養維修、系統回收的完整服務。因為擁有權的轉移,飛利浦不會再把燈泡設計成只能用 1000 小時,而是會想盡辦法讓這個燈泡可以長久使用。實際使用此方式的客戶,第一年省下了 35%-55% 的電費,透過最佳化,又再減少了 20% 能源消耗。當擁有權的概念轉移,就可以告別大量消費、大量廢棄的年代。在擁有權轉移之外,這也是一種責任的轉移,像飛利浦這樣的公司,從此有責任和動機把資源好好留在這個世界上。

循環經濟和回收的差別廢棄物的完整資源化

循環經濟和回收的一大差別,在於廢棄物需要被完整的資源化,回到系統中循環使用,而非降級回收。

以台灣為例,台灣每年產生 12 萬噸廢輪胎,其中 70% 被回收,但過去都是堆置或降級回收,回收後作為輔助燃料,也就是把廢輪胎燒掉。而去年台南登革熱的問題,原因正是無法「純化」的廢輪胎大量遭棄置,於是積水而後成為登革熱病媒蚊的溫床。 然而,現在有很好的熱裂解技術,可以將廢輪胎中的碳黑和裂解油純化出來,裂解油可以做為能源、純化為天然膠,碳黑則可作為塗料、墨水、塑膠、橡膠和輪胎等商品的原料,例如荷蘭的 BLACK BEAR、台灣的環拓公司均為從事廢輪胎熱裂解業務的廠商,而以台灣每年 12 萬噸廢輪胎的量來計算,經濟價值是 7.2 億元(每噸 1.5 萬元),並能減少約 80% 的碳足跡。

另一個例子是養豬業,據統計台灣約有 600 萬頭豬,而豬的汙染量是人的六倍,所以全台灣的有機廢棄物(禽畜糞+廚餘等)一年約 2,000 萬公噸,而若當中有 50% 回收,就可以建 130 座沼氣廠,用於沼氣發電,能創造一年 80 億元的售電收入,也能生產價值 40 億元的肥料,並創造 5,000 個間接或直接的工作機會。而以成功打造無汙染養豬業的丹麥為例,丹麥約有 2000 萬頭豬,豬腸可以回收做手術線、豬血做血清、豬糞沼氣做發電、甚至連豬躺在地板上的熱能都可以回收,他們用最高規格養豬,廢棄物都再生成高值化的產品。循環經濟,可以用完全沒有廢棄物的方式來設計產業,這當中蘊藏了無數的產業創新和轉型價值。

總統蔡英文在 520 就職演說中提到,「循環經濟」是台灣未來必須要走的一條路。而台灣目前的資源循環利用率只有 4.65 %,因此我們可以說危機就是轉機,從 4.65% 提升到 15% 的話,能帶來多少商機和就業機會是非常令人期待的。

欲罷不能,想讀完
在翻牆與不翻之間請別猶豫錯過知識撞擊
感謝支持
線上購票完成,線上驗證後皆能兌換實體票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