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rand
載入中...

我翻了 安全帽 的牆

Fenix Hsu

GHOSTA 創辦人

台灣念完高中後就讀美國加州大學柏克萊分校物理系,完成學業後在美國工程以及財經領域中就業,於 2012 回來台灣專注於物聯網的發展,是為智慧系統 Sentri 的共同創辦人。於 2015 年創立智慧交通系統 GHOSTA,現為 GHOSTA 創辦人與執行長。

GHOSTA 致力於發展機車聯網服務。機車騎士可透過 GHOSTA 閃電頭盔與 GHOSTA app 溝通,能通話,導航,回報交通路況,建立一個即時的社群路況地圖,讓所有使用者收到即時的路況報導。

【 都 2016 年了,物聯網到底在幹嘛? 】

知名品牌顧問公司 frog design 預測,2015 年將會是物聯網科技從技術開始走入實用的一年,隨著萬物聯網,許多業者紛紛研發軟硬整合的智慧裝置。

但都 2016 年年末了,似乎都還沒看到具有突破性的物聯網的裝置和完善的體驗。物聯網遇到的困境究竟是硬體做不出來?軟體跟不上?還是資金問題?而那些美好想像的「萬物皆可聯」的未來生活還會來嗎?

相關部落格
泛答個人頁
【 快問快答 】

第一次翻牆是什麼時候?什麼樣的情境下?

我常常翻牆翹課 。

如果把「知識」比喻成動物、植物、事物...等,你會把「知識」比喻成什麼?

知識是兩面刃 。

所以說......安全帽後面為什麼要有光圈?

會發光的安全帽才像鋼彈駕駛員阿。

影像紀錄
文字紀錄

文/莊霈淳

人人皆上網,人人皆談物聯網,IoT 概念聽起來好像很厲害,但是一般大眾對其想像和了解卻也往往落於空泛。智慧家庭系統 SENTRI 創辦人、智慧型交通系統 GHOSTA 創辦人 Fenix 這次不想談死板板的、GoogleAmazon 等大公司架構下的物聯網。在 2016 泛 ‧ 知識節的講座中,他認為,不如趁這個機會來好好討論物聯網怎麼整合硬體、軟體、服務三方面的應用。

全智慧家庭的生活,好像還沒來?

什麼是物聯網?其實早在 1990 年就有人提出這個概念:讓所有能想到的東西都有 address、都能使用網路的服務。

先有硬體、進而產生軟體上的服務,就是物聯網的本質。像現在最普遍的智慧型手機,並非只有打電話的功能而已,現代人已經完全離不開 Line、FB、遊戲,手機連上了網路能做更多事情,沒有手機,好像萬事不能。Fenix 打趣說:「活下去的要素是第一電池、第二 wifi,食物、水其他不是太重要。」全場都笑了。

有了先例,便越來越多人開始思考到,既然手機能上網、其他東西能上網嗎?

「智慧家庭」是時下火紅的熱門關鍵字,雖然很多人都聽過它,但目前並沒有人認為「家裡已具備智慧家庭的所有要件」,原因是大家對「智慧」的定義和要求不一樣。Fenix 說,若從市場的角度解釋,就好比去印度賣鞋子,看到了市場的可能性,接下來要思考他們到底是不穿鞋、還是沒鞋穿?

物聯網,萬物皆可連網(Photo via Unsplash@Pixabay, CC License)
物聯網,萬物皆可連網(Photo via [email protected]Pixabay, CC License)

物聯網概念是技術好使,市場難使

在講座中,Fenix 為智慧家庭這個概念作了描述。「到家,門就自動開了,如此『自動化』的技術在某種程度上,是智慧家庭最初步的基礎;那麼如果說,這個門碰到非主人就不開,就有智慧的成分了,這是因為加入『辨識』功能。」

他說,讓你的手機在回家那一刻自動連上 wifi,使冷氣、電燈自動開啟等技術,其實連電機系大學生的期末專題都能夠完成。那為什麼在我們的生活中,還沒辦法完全實現智慧家庭呢?答案是:因為市場太破碎了。

「你自己想想看,你們家的電器全部都是同一個牌子嗎?不太可能吧。每一家不同品牌都有自己的 home plan,產品必須與自家系統相符才能連網,不同品牌的電器沒辦法進入不同系統的網路,如此一來,自然無法跟智慧家庭做連結。」

起飛的關鍵:IoT 服務是否能得人心

假如我們按了一個按鈕,就連線到「雲」,它會告訴我家的燈要開或關,這是第一步的物聯網:控制。不過在實際生活會發生的問題是,連線到雲的時間太久,還不如自己開就好。緊接另外的問題又浮現了,如果開不起來,問題可大了,例如維修、燈泡沒插電、按鈕壞了,這些問題沒辦法及時指出、及時修復,消費者就當然直接指責品牌本身

像 Fenix 前一個創業題目 ─ SENTRI 智慧家庭產品,具備天氣、溫度、濕度等等調節,成功募到新台幣 1,200 多萬,但馬上面臨巨大挑戰:每個家庭有成千上萬種家具,典型的破碎市場。最後這個專案只能以被中國企業收購作結。

「物聯網最大的問題是市場,而非技術。」

於是,在 2013、2014 年開始打起非主戰場的「穿戴式裝置」大戰。其商品大部分為醫療應用,算是新的利基市場,如 Apple Watch 號稱可以把一群喜歡跑步的同好聚集起來,測量心跳和身體狀況等等,雖有造成轟動,但是沒有風靡起來,因為還沒有達到人們「沒有它就不能活」的依賴性層次。

「科技讓大家都變成過動兒。」Fenix 說,當以前只有桌上型電腦能用的時代,人們在應用程式上的使用時間是以「小時」計的概念;智慧型手機誕生之後,改變成以「分鐘」為單位來算。而智慧型手錶甚至是以「秒」為單位,注意力停留時間短,應用程式的使用也跟著變得侷限,「不過若未來有人能做出按下去一秒就可以很爽的裝置服務,那市場就會起來了。」他再次將大家逗笑。

創辦人 Fenix

反思「物品上網的意義何在」才是首要之急

「物聯網著重的是產生的服務,而非軟體或硬體。」

「智慧型手機除了現有大廠之外,已經沒有其他機會能做新的突破了。」Fenix 說,物聯網未來有兩種方向,一是品牌推出的產品,另一種則屬於自造者 Maker 的作品。「就日常電子裝置如手機而言,非常少人願意使用非大廠產品,通常都只選擇自己信任的品牌手機、品牌電腦,品牌會把產品的量吃掉。」然而,台灣在品牌供應鏈所扮演的角色是製造,利潤並不高;Maker 路線的產品則不走大量生產,而根據市場反應,質感與使用者體驗也還不及品牌產品。

在這樣的趨勢下,我們能如何切入?他再次強調,讓任何東西都能上網非常簡單,「為什麼要這樣做」才是問題的核心。「例如將馬桶連網,記錄每天的『摁摁』次數、形狀,反映使用者身體狀況,這樣的服務若能起飛,讓馬桶上網就會是未來;或是推出給牛配戴的智慧型手環,讓牛也能上網,讓牧場記錄每一隻牛的情況,可以產出更多更好的牛奶。諸如此類的想法,都是『服務會產生什麼價值』的、本質上的問題。」

前進物聯網,關關難過關關過

分享後的交流時間,有人問到物聯網會不會使駭客駭進家裡?「會。所以物聯網還要談駭進家裡的機率、以及面臨隱私洩漏的問題。」

「既然大家都知道物聯網市場破碎,為何大公司不願意主導建立通訊協定標準?」

面對這題,Fenix 則反問,誰要來主導?「這個概念就 HD DVD 和藍光之間的戰鬥一樣,智慧家庭品牌的五家勢力都是均等的,面對市場機制,讓企業制定共同標準會產生很複雜的政治和市場問題。雖然由國家來推動是有可能的,但又像要美國支持手機該用 iPhone 還是 Android 一樣,真的難以回答。所以反而可能是俄羅斯、印尼等比較封閉的國家,比較有機會推行物聯網的共同協定。」

欲罷不能,想讀完
在翻牆與不翻之間請別猶豫錯過知識撞擊
感謝支持
線上購票完成,線上驗證後皆能兌換實體票券